刚好是kyo

一往情深深几许,深山夕照秋雨。

同语(短完)

* @喵喵喵貓🐰 小姐姐的点梗,民国王先生×学生
*迟到了大概三十年的500fo福利
*不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系列
*大时间历史纯靠初中学的和百度
*小事情纯粹瞎编
*看文愉快,么么哒~

00

你感受到了吗?我火热的,炽热的,跳动着的,爱你的心。

01

公元1914年,民国四年。

袁世凯颁布《中华民国约法》。

第一次世界大战初。

“先生好。”

面前着一件普通白衬衫的人,抱着书本恭敬的在王源面前鞠躬。

“王俊凯。同你说过多少次了,下了晚课,可以不用叫我先生。”

分明是比对方大不了几岁的人,却偏偏被叫做先生。自小受母亲灌输接受西式教育长大的王源对此不免颇有些无奈。

“父亲说了,面对先生需要有该有的礼貌。”

明明是呆滞死板的话语从少年嘴里说出来却丝毫不呆板。反而带着少年特有的味道。

像初夏清冽的风,刮得王源脸颊有点发红。

王源对于这个谨遵父亲教诲的学生是满意的。尽管某些方面这个学生确实太过死板。比如,见面定会恭恭敬敬的行礼,干脆利落的叫先生。但不得不承认王俊凯是一个极其有天赋的学生。

明明是晦涩难懂的古文,旁人学来苦不堪言 ,在王俊凯眼里却如同白话文一般简单。

大抵是家庭环境造就了王俊凯对文学的热爱与天赋。

父亲是一位受人尊敬的学者。曾同胡适先生一并研究过红学。母亲是生于书香世家的大家闺秀,从小便饱读诗书。

而王俊凯则在这样的家庭环境里从小便接受着文学的熏陶。

是以王源能同王俊凯一起讨论那些旁人觉得令人折磨的古文。

若非那人的年龄在那,王俊凯倒真的像王源的同龄人。

不只是知识,也有些性格方面相似。

明明是十六岁的少年却比同龄人成熟不少。有些事情同王源有着相同的看法。

不过......本来两人也没差多少岁。

下了晚课王源大手一挥放那些归心似箭的学生回家了。

大家来学堂并不是想学国文的。

现在推行起了白话文,摒弃了那些一个字能引申出许多意义的古文,再加上整个北平都陷入了空前的恐慌。

孙中山辛亥革命成功却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孙中山被逼退位,而袁世凯抢了总统的位置。

偏生这新总统还是那日本人的走狗!

每一天学堂里都弥漫着那些唬人的话。

整日有人说着日本人要进攻中国了的话。

进攻?

还太早。

袁世凯皇位还未曾坐稳。人民对袁世凯抱有多大的敌心日本人不可能不知道。

况且,他日本人不是先向德国发动战争吗。

就算真的打了过来。

我泱泱中华还找不出能够出战的人不成?

但是新式学堂里不知从何处流传着这些话,造成了大批学生的恐慌。

战争固然可怕。

但人心溃散才会令人满盘皆输。

而也不知何时学院里的学生都学习起了科学。

整日举着大旗道,中华要发展必须有科技。

于是学堂里的学生对于学习国文带着几乎是轻蔑的,鄙夷的,不屑一顾的态度。

王源对他们的行为才更加嗤之以鼻。

他坐了三个月轮船才到达大不列颠岛。

大不列颠的人民都有着与生俱来的绅士风度。对他一个来着古老的中国人相当温柔以及待他并无半点轻蔑的态度。班级里的同学都对中国的文化非常感兴趣。而他也乐于给人解释中国的文化。

若非父亲急召王源大抵会在大不列颠再多待上几个月份才肯回来。

一个国家的科技固然重要,可文化底蕴才是相较于科技更为重要的事情,不是么。

就算是赢了这场战争又有什么用呢?

丢失了文化底蕴和精神文明的国家还能算是一个强大的国家吗。

02

王源的父亲是个商人。

厦门的港口父亲稍微有点门路。

管理着厦门港口的俄罗斯人同父亲是旧交了。之前王源远去英国求学的事儿,也多亏了那人的帮助。

有人托父亲为他运些东西。

明面上说着只是运往英国的丝绸以及茶叶。

实际,回来的时候,不知道会带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回来。

王源的父亲作为一个商人也作为一个中国人,即使再不明白战争也终究是明白鸦片,大麻害人的道理。

明明是再简单不过的道理。

谁都知道鸦片和大麻的害处。

也正是因为吸食大烟的人太多,太虚弱,像伤痕累累制作不精还不受控制的傀儡。上不了战场,仅仅只是立着都如同行木将就的老人一般脆弱,仿佛一碰便碎。

才会有后来的虎门销烟。才会有鸦片战争,也才会有一系列不平等条约。

现在让王源的父亲帮着这些人去运这些东西?

简直是异想天开。

王源的父亲听到这些“请求”的时候,气的差点摔了王源特意从英国带回来的,中国的茶具。

1900年,八国联军侵华战争从大清亡朝带走的瓷器。

也幸好官家拦住得及时,才避免了惨剧的发生。

好歹是中国的文物,哪怕国家无能不能将至保护。

但是老爷子是真的被气的不轻。

王源在学堂里听说这件事儿的时候正在同王俊凯一并研究李白的诗。

王源极爱李白。

李白的诗,李白的人,王源都觉得是上上乘。而,再幸运不过的是,王俊凯也一样。同他一样觉得李白的诗好,人好。

将将同王俊凯提起李白赠与好友汪伦的诗,便听见来接他回家的官家提起这件事儿。王源失笑。

他去英国这些年,父亲的脾性倒是一点没变。

一旁同王源讨论得正开心却突然被打断的王俊凯有些气恼。

可再一转头看见在斜晖照耀下熠熠生辉的王源,所有的脾气都没入心底消失不见。

这人怎生得如此好看。

心脏的跳动忽然有些不受控制。

王俊凯觉得,有王源这样的先生真是太好了。

王俊凯自小便在父母的耳濡目染下爱上了古文。

中华的文化古老又有趣。

不同的朝代,不同的皇帝,不同的年岁都有着不同的故事。

还有那些生于历史洪流中伟大的,有趣的,有故事的人,这些无一不吸引着王俊凯。

可从小至大,除了自己的父母没有人愿意听他说一说他对历史,对古文的理解和探究。

也没有人愿意探究他的内心世界。

可是新的国文老师王源不同。

王源热爱古文,也同他一样喜欢李白。

王源对于自己父亲一生细心钻研的红学有着不一样的见解。他赞同父亲的理解却在某些问题上有着自己的想法。

甚至有一些想法,王源和王俊凯的想法不谋而合。

这样的感觉太好了。

十多年无人理解,突然遇见一个理解他的人。

久旱逢甘露,他乡遇故知。

大概就是这种感觉。

像一场带走干旱的瓢泼大雨,像迷失方向时有人突然的安慰和帮助,像丢失在他乡道路时偶遇知己。

像俞伯牙和钟子期的高山流水遇知音。

03

两年时间一晃而过。

1916年。

王俊凯从学堂离开,随着父亲与那些个知名学者一并讨论红学。

斟酌再三王俊凯还是决定将王源引荐给自己的父亲。

王源从小接受西式教育却能将国文学得如此好不可谓没有天福。

况且,父亲同那群老头儿的观点大抵相同,提出问题也不会有人重视吧。

毕竟谁也不愿意自己努力了半生的东西,被一个后辈提出质疑。

而王源若是在,那便再好不过了。

但是......

想起前日晚上的事,王俊凯脸颊不免泛起些许红色。

现在自己连面对王先生的勇气都没有,更别提向王先生提出这个请求了。

父亲听闻王先生的事对先生非常感兴趣,希望自己能将先生带至父亲面前,让父亲看看。

可是自己却开不了口。

十八岁的王俊凯在如何面对二十二岁的王源这件事儿上犯了愁。

分明再过两年便是弱冠之年。

若是在古时,再过两年,这个年岁便可取字了。

也昭示着自己即将成年。

可是,怎么连去见个人都害怕呢。

而自己,竟然真的对自己的先生......抱着那般心思。

王源敏锐的感觉到自己曾经的学生王俊凯在躲着自己。

分明约好了下午一并在园林里读书的。

却好几天都没看见王俊凯的人。

以为是他家中出了事儿,便四处去打听。

只大厅到,王家小公子近日只在家中不愿出门的结果。

这事儿闹得王源有些摸不着头脑。

又过了三日。

王俊凯还是没来。

王源终归是耐不住性子去了王家。

王家修建得极其漂亮。

楼台轩榭,高屋建瓴。

王父大抵曾经去过苏州园林。也定是爱极了《红楼梦》里那些个精致的建筑和幽美的环境。

一切都漂亮得不像话。

家丁站在门口,王源上前。

“你是谁?”

“麻烦通报一声,我找王俊凯。唔......告诉他我是王源。”

家丁狐疑的看着面前这个身着白色长衫,笑容温柔的男子,让王源这门口等着,跑去院里叫自家小少爷。

少爷听到“王源”这个名字的时候的反应很奇怪。

起初仿佛是震惊,随即是激动。

然后自己小跑着出去迎接那名男子。

还是头一回见着自家少爷这样......

“先生。”

“王俊凯。你都离开学堂了,就别再叫我先生了吧。”

“该有的礼数还是要有。”

虽然自己并不想这样叫王源。

那自己想叫什么呢?

王源......源源......源儿。

透着剔透的名字的心底打过一个转,尾音轻轻勾起,显得异常亲昵。

却也只敢在心底这般。

落花有意。

流水却不知是否无情。

“先生此次前来是为何事?”

“说好的一起,你倒是先放弃了。”

“我不放弃。”

不放弃读书。

不放弃和你一起读书。

不放弃你。

“只是......”

王俊凯在心底斟酌着字句不知如何开口。

“我向父亲引荐了你,同学者们还有我一并研究红楼梦。父亲说想见见你。”

“和你一起?”

“是......”

王俊凯的心扑通扑通,跳得太快了。看着王源轻轻点下头的一瞬间几近停止。

随即是更加快速的跳动。

后面的事情几乎是水到渠成。

父亲对王源非常满意。

04

1918年。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

中国作为战胜国几乎是全民欢呼。

可就在第二年的一月十八日。

在巴黎召开的和平会议,却要将战胜国之一中国的原本受德国管辖的土地转让给日本。

五月四日。

全国学生和工人阶级自发的组织起来发动游行示威,演讲。

重庆渝北民国街。

意气风发的青年站在人群最中央慷慨激昂的演讲。

“中国是一个完整的土地。曾经被人剥削掠夺的日子已经过去我们应当拥有战胜国该有的权利!”

“我们不能在对德合约上签字。”

“这不是输赢,是尊严!一个国家的尊严!一个民族的尊严!”

最后一句话掷地有声的落下,顷刻间周围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

王俊凯低下头,正对上王源那双笑着的眼睛。

心脏又开始不受控制。

这次的运动持续了将近两个月。

中国有不少人受国民党迫害被捕入狱。

王源也是其一。

那日。

也是一个多月以来唯一一次和王源分开行动。

当天傍晚王俊凯便得到了王源被捕入狱的消息。

倒真是讽刺。

自己光明正大的演讲那么次都不被国民党抓捕不过就是因为自己的父亲,是一名受人尊敬的学者罢了。

而自己父亲的学生,只因为从未在众人面前露过脸便被捕入狱。

他蒋介石,还真是好样的。

可是那又有什么办法。

即便父亲亲自去找蒋狗贼要人王源也不会被放出来。

若是有王源这个先例,那其他被关着的人怎么想?

可是......

我救不了你,那我去陪你好了。

自己向父亲提出这个请求的时候父亲的脸色并不好看,自己却管不了这么多了。

先生......你一定要等着我啊。

等我现在去陪着你。

等我长大去保护你。

等我有能力说爱你。

父亲想了许久终究还是答应。

见到王源那一刻却被王源劈头盖脸一顿臭骂。

“王俊凯!你现在进来有什么意义!行动成功了我照样会被放出去!而你作为重庆方面的领头羊却自己甘愿进监狱!王俊凯!回去!去带领那些学生,那些工人,完成我们的任务。”

王俊凯张了张口想说点什么。却被王源伸出的手碰住了脸。

“王俊凯。我是一个男人。我不害怕这监狱里的一切。可是我害怕我们被欺压的这么久的国家第一次的反抗就失败。甚至是连挣扎都没有的那种失败。”

“即使力量再小,也应该去努力。王俊凯。我知道你担心我。可是你看,我很好。真的。”

所有做好的心里建设轰然崩塌,王俊凯想过很多种可能唯独没想过王源会以这样强硬的态度拒绝他,不让他留在这里。

可是王俊凯同时又觉得王源这样是对的。

“好。我等着你回家的那一天。”

那你等一等,等我们行动成功。

我就带你回家。

回家的这一天来得不快不慢。

再见到王源已经是大半个月之后的事。

王源瘦了。

这是王俊凯的第一印象。

然后王源就倒在了王俊凯怀里。

医生来看过,又走了。

那些个混账兵官。

竟然用了刑。

王俊凯在心里懊恼当初没有陪着王源。

又在心里庆幸当初父亲去国民党那疏通了点关系,否则可能不只是晕倒这么简单。

王俊凯看着躺在床上面色苍白的王源忍不住摸了一下王源的头。

又看着王源好看的唇形,忍不住一点一点低下头,两片温软相触碰的一瞬间,王源睁开了眼睛。

没有挣扎,没有推开王俊凯。

只是呆呆楞楞的看着闭着眼睛深情的王俊凯感受到呼吸不顺轻轻张开了嘴,由着王俊凯将舌头深入。

直到最后忍不住轻哼,王俊凯才如同触电一般飞快弹开看着在床上满脸潮红,杏眼浮上一层水雾的王源。

“先生......我......”

“王俊凯......”

“是......”

“王俊凯......”

王俊凯一时拿不准王源的想法。

他不敢赌。

更不敢猜测王源到底喜不喜欢他。

“所以我等了这么久......你才敢下手么......”

“对.......嗯?”

王俊凯突然有些反应不过来。

愣了好一会才消化完王源的话。

“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先生的意思是.......?”

“你理解的什么意思?”

“我的理解是......”

话音未落,轻轻碰了王源嘴唇一下。

“这个意思。”

“我理解的没错吧,王先生。”

“勉勉强强算你对。”

开始交往的两人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太大的不同。

只是比之前更加黏腻,恨不能时时刻刻都黏在一起。

05

1949年。

新中国成立。

两人迈着同样的步伐走在重庆的中山路。

手牵手,并肩走着,时不时相视一笑。

后来啊~两个长命百岁的老人受人采访时说。

“我们一起经历过风风雨雨,接受过战争的洗礼。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我们一直陪在对方身边,那就最好。”

“我们总是相信,只要两个人在一起,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坷。”

“不要放弃啊。”

评论(8)
热度(72)
  1. 荨子_刚好是kyo 转载了此文字
© 刚好是ky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