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好是kyo

一往情深深几许,深山夕照秋雨。

岁月神偷(短完)

*内容和标题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
*你里刚好又一次强行HE
*说是民国向但是和民国一点关系都没有
*全文4500+
* @绘意 小可爱0417生日快乐
*结局仓促,有时间说不定会修改
*祝大家看文愉快

以下,正文:

00

偷走了青丝却留住一个你。

01

老人常说,光阴似箭,日月如梭。我不太懂。却仿佛又理解。

第一次真切的意识到时光如白驹过隙这句话的真正含义的时候是我第一次真的明白我喜欢的人长大了。

我始终记得第一次见他时,他紧张的拉扯着衣角,眼神里都是小心翼翼的不知所措。站在一群大人中央,像一只被禁锢在牢笼的小兽。眉目间都是不知所措的紧张。

可是现在的他,是能够从容不迫的站在人群中央接受女人爱慕的眼神的情场高手王俊凯。是同男人们虚与委蛇还游刃有余的优秀商人王俊凯。是能够轻易夺得长辈夸奖的孝子王俊凯。

但是不论哪一个都不是我记忆中那个不知所措却眼神坚毅的少年王俊凯了。

02

“滴答——滴答——”

齿轮被禁锢在四方盒子里发出声响,细长的时针随着响声一圈一圈的转动。

十二点了。

大伯按时从二楼换好衣裳下来,叮嘱管家看好我,自己住着拐杖步履蹒跚的走出了大门。

庭院里种植着茉莉。

淡淡的清香随着清风落进富丽堂皇的大厅。又随着大门的缓缓合上消散的偌大的空间里。

“齐伯......”

“对不起少爷。老爷吩咐过了您不能出去。”

我捏了捏鼻梁。压抑着自己的心情踏着楼梯回到二楼我自己的房间。

满脑子都是王俊凯鄙夷的,尖锐的伤人的话。

——“你连自己的学生去了哪里都不知道你是怎么当老师的?!”

——“你?你能找得到?你有这个能力筱筱就不会不见!”

——“筱筱出了事我唯你是问!”

倘若不是王俊凯忌惮我大伯的实力我那时怕是已经被王俊凯掐死了。

多么讽刺。

曾经我和王俊凯还是无话不谈的兄弟。

对,曾经。

02

——嘿,你好,我是王源。

——王俊凯。

——别那么死板诶,我们偷偷出去玩吧!

——父亲不允许。

......

第一次和王俊凯的对话仿佛还停留在耳边。

那时候自己多大?

7岁。

我的父母死于战争,自己从小是跟着大伯长大的。

大伯现在五十岁了还未娶。

父亲曾告诉过我。大伯年轻的时候爱上了一个女子。女子来自乡村,同上海的繁华格格不入,女子一点也不了解上海。可她一意孤行地来到上海,本意是想找一个好的活儿干能养活家里人。却不小心收了我大伯的心。

大伯对她有多爱护我没机会看到,但是我知道大伯对她有多专一。

终生未娶。

这四个字的分量,太重了。

我父母死后我便一直跟着大伯生活。大伯年轻时认识女子之前也是有名的花花公子。认识女子之后同那些个少爷之类的都断了联系,接手家族事业,也靠着自己的实力成了上海商会的会长。

而王俊凯八岁那一年,他的父亲成为了副会长。故此举办宴会。

毕竟是自己的下属,说不定将来会接自己的手,大伯即使再不情不愿也得去宴会看看。

宴会举办的场所离大伯家并不远,我同大伯那日用完下午茶在书房里看完了晦涩难懂的《三国演义》才随着大伯坐着车过去。

齐伯一辈子都在王家工作,起初只是个普通的下人,一步一步成为了王家的管家。齐家本也是京城大户。遭奸人陷害才流落至此。齐伯饱读诗书,我是由齐伯一手带大的。大伯书房里有许多书,允许我随意翻看。齐伯打小教我识字儿,有时候也会推荐我看一些书。比如这次的《三国演义》。看书时遇见不认识的字或者不理解的地方都可以问齐伯。齐伯总是会耐心的帮我解答。

世人说,少不读红楼,老不读三国。

齐伯却告诉我,一本书有意义那便可读。

什么时候读什么书,哪有那么多规矩,自己自在就好了。

那时候我并不是很懂齐伯说这句话的意思。

过了很多年我才知道这句话,对人,亦然。

那天看了什么书我还能记得如此清楚是因为,王俊凯说,他最喜欢的书便是《三国》。

我其实不是很懂三国。

一直到现在都不太懂。

儿时去看,是因为齐伯推荐,纯粹当着话本去看的,并未深究。

可是八岁的王俊凯告诉我。

“三国告诉我很多事情。”

原话我都记得,因为至此我都不知道王俊凯究竟要表达什么意思。

那一天我回倒家彻夜不眠,第二日从伯父高高的书架上又拿下那本厚厚的线装本《三国演义》细细研究,那股子劲头连自小看着我长大的齐伯都未曾见到过。为此齐伯还纳闷了许久。大抵是我突然的好学太让人惊讶。

可是没过几日我便兴致缺缺的放下了书。

我仍是不懂三国。

我那时只觉得,大人的世界很复杂,而我更喜欢孩童的世界。

03

因为伯父的关系我经常去王俊凯家找他。

既是同龄人,也有共同语言,一来二去便熟悉了起来。

就这样一直到了我17岁。

我们在新建的新式学堂上课。

同伴们说起我们两个中的其中一个,总会不经意间带上另一个人的名字。

王源和王俊凯。

王俊凯和王源。

这两个名字就如同被绑定了一般出现在众人面前。

那一年正值我的伯父退位,下面两个商会副会长争夺。

学堂里渐渐冒出些不好的言论。

我听着了也没有太过在意。

一个人预谋一件事能够预谋十年,那他不当选会长才更加讽刺。

更何况我并不相信八岁的王俊凯了解大人的尔虞我诈和阿谀奉承。

王俊凯抱着一摞课本走到了我身边,像往常一样同我闲聊。

有几个整日只知道吃喝玩乐的富家公子嘻嘻哈哈的从我们俩身旁经过,说着刚刚我听到的那些并不美好的话语。神色乖张又讽刺的看着一脸冷淡的王俊凯。

可我和王俊凯认识了那么久。

我知道王俊凯肯定不高兴了。

他就是这样,自己的事情不管不顾却不能不在意所有关于自己父母的言论。

我看着王俊凯坚毅的侧脸,心脏突然跳得很快。

伯父谈起他喜欢的女子时告诉我,“你若是喜欢上了一个人,哪怕仅仅是看着她也会觉得愉快。而她仅仅是看着你就心跳加速。”

我不太了解伯父所说的心跳加速是否是我现在这样的表现。我只知道,现在生气的王俊凯很好看。刚刚笑着同我说话的王俊凯,也很好看。

那群人看着一言不发的王俊凯大抵是觉着没意思,又嘻嘻哈哈的笑着离开。

王俊凯表情还是没变,过了一会儿却突然转过头来对着我轻笑了一下。

“走吧,快要上课了,笨。站在这等着迟到吗?”

——嘿,王俊凯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我心跳好像更快了。

我想我那时候的表情一定蠢极了,才会让王俊凯看到后笑着露出两颗尖尖的牙齿。

王俊凯没事就好了。

迟到也没关系。这么大人了被打手板心也没关系。

王俊凯要是难受我便陪着他。

只要他好过,一切都很好。

可是后来呢。

——“王源,你让我觉得恶心。”

那句话仿佛一个梦魇一直盘旋在我脑海最深处,不用刻意去想它,它自己会跳出来提醒我。

“王源,你看你多失败,你喜欢的人嫌你恶心。”

只要想起,脑子就一阵钝痛。

王俊凯啊,我不过是喜欢你。

我明明,只是喜欢你啊。

那时候王俊凯的父亲刚刚取代我大伯成为上海商会的会长。

而我去参加宴会的时候,被富家千金逼着喝了几口洋酒,竟一不小心将自己的心事倾盘脱出。

再然后呢?

王俊凯去了国外。

而我只能庆幸王俊凯对于这件事并未声张。

王俊凯的父母并不清楚王俊凯突然要求出国留学的理由,只以为孩子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便随他去了。

我大伯虽然不再是上海商会会长可是余威尤在,况且他还有着自己的生意。

我不太愿意过早的接手大伯的生意。

齐伯的儿子在商业上比我有天赋的多,我索性做个甩手掌柜将大伯交于我的店铺全权交给他打理。自己偏安一隅做了个老师。

王俊凯的表弟筱筱便是我的一个学生。

04

筱筱这孩子特别可爱。

从小就听话聪明懂事,人也活泼,比他那个闷油瓶哥哥不知道活泼多少倍。

我也挺喜欢筱筱这孩子的。

可是现在筱筱不见了。

大概是前天晚上发生的事。

王俊凯从美国回来的第八天。

那一日我照常放了晚课,筱筱在下午五时还给我打了招呼回家。第二日放假,我心情也颇好,愉快的给筱筱打了招呼便直接回家了。

可是到了晚上九时一刻,王俊凯敲响了我家的大门。

大伯和齐伯一并去参加一场晚宴了,佣人们我也都给他们放了几天的假,屋里就我一个人。

不太放心的问了问是谁,那边传出的声音却让我浑身僵硬。

是王俊凯。

简单的“是我”两个字说得无比沉重。这个声音我再熟悉不过了。

我曾以为他再也不会来找我了。

僵硬着胳臂打开门邀请王俊凯进来。

王俊凯却只在门口站着,一字一顿地问我。

“筱筱,在哪?”

我很茫然。

“筱筱?他不是回......”

我话还未曾说完便被王俊凯粗鲁的打断。

“他没有回来。你是最后一个见过筱筱的人,我问你筱筱在哪!”

“王俊凯!我不知道筱筱在哪。我只知道我按时下了晚课和筱筱说了再见然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

王俊凯却突然泄了气一般的软下身子。

“王源。”

“嗯。”

“算了......是我太着急了。抱歉,再见。”

我心里几乎窒息。

少时许下的承诺还停留在耳边。

——“王俊凯,我说‘再见’就是再也不见的意思哦!所以千万不要让我说出这句话!”

——“我不会让你说出这两个字的,我也不会对你说的!”

——“拉钩!”

......

王俊凯,那些承诺,你是不是早已忘记,随着岁月,消失殆尽。

我躺在床上想起这些,心里便一阵压抑的难受。

王俊凯,你还真是心狠。

我的脑海里快速掠过很多画面。

突然捕捉到什么。

筱筱......筱筱......

我知道了!

齐伯这个时候肯定在整理房间,轻轻走下床将房门锁死。打开窗子。

我的房间在二楼。

下面是花圃,应该不会受多大的伤。

一咬牙一狠心直接跳了下去。花圃里种植的玫瑰花的荆棘在我的胳臂上留下几道痕迹,脚在跳下的过程中仿佛扭住了。我却来不及在意。

——“王老师,我最近都在张扬家里玩,要是我的舅舅问起来能不能告诉他我在您这里和您一起看书呀?”

——“可以啊,不过别太晚回去。知道吗?”

——“好的!”

张宇这个人平时很活跃,人也不坏,筱筱在他那里应该没有什么事。

飞快的跑到张宇家,几乎是疯狂的按着门铃。

“咔哒......”

门开了,开门的是筱筱。

“筱筱?你没事吧!为什么不回家?”

“我没事呀,我给舅舅家打电话舅舅他最近的北京呀,我以为没人管我就在张宇家住了两天。”

“没事就好。你知不知道你哥哥有多担心你?还有老师也很担心你,下次要记得和别人说一声,知道了吗?”

“知道了。”

筱筱的小脑袋重重的点了几下,我想抬手揉揉他的头发却发现手臂上被荆棘划开而流出的血液已经滑到了手掌心。还是放弃了这个想法。

筱筱突然看到什么似的,乌黑的眼睛突然亮了。

“哥哥!”

我站起身,转过头看到站在围栏外的王俊凯。

“你......”

王俊凯看了看我,皱了皱眉,想开口说些什么。

“筱筱,没事,如果没有其他事情我就先 走了。”

说罢抬腿便想走,从脚踝处传出的尖锐的刺痛却让我止住了脚步。随即大脑一黑陷入最深的黑暗。

失去光明前,入眼是王俊凯那双充满焦急的眼睛。

05

再次醒来天仍是大亮。阳光透过浅蓝色的窗帘射入房间。天气美好。

床头的日历却提醒着我已经是第二日了。

皱了皱眉,动动身子,却发现身上的伤口都被精心处理过了。

“咔哒——”

房门开了。

“醒了?”

我才刚醒头脑并不清醒,听到门开的声音我也没有抬头。听到来人说话我才诧异的抬起头。

王俊凯。

我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却只发出一声平淡的,“嗯。”

“你是傻吗?两天不吃饭还从二楼跳下去?不要命了是不是?身上那么多伤口你不会处理一下吗?非得发烧了睡一天才舒服是吗?”

我很想问,王俊凯你到底在想些什么呢。

明明是你自己说了“再见”可最后都溺死在王俊凯复杂的眼神中。

担忧,难过,愤怒,还有。

像我看王俊凯一样的眼神。

我突然想问问,王俊凯你是不是喜欢我。

可是我害怕,只是我一厢情愿。

“王源儿......”

王俊凯叫我的名字一直是这样,尾音勾起一个儿化音。我觉得太过亲昵。

太过让我,胡思乱想。

“你让我怎么办才好......”

我抬起头,不解的看着王俊凯。

“喜欢你......”

我突然瞪大了眼睛。

“王源儿,算我求你了,别让我担心了。”

“王俊凯......”

我说话的声音都在打颤。

“你刚刚是不是说,喜欢我。”

“是。”

泪水流淌的猝不及防,王俊凯着急的冲上来帮我拭去眼角的泪水。

“那你为什么......”

“怕你受伤啊,王源儿......害怕你坚持不下去留下我一个人。”

“王源儿......对不起......”

“对不起......”

王俊凯抱着我如同魔怔了一般喃喃,“对不起”说了半个钟头。

墙上的挂钟上,细长的分针绕着圆盘旋转了半圈。

“滴答,滴答。”

卧室内安静的听得到时钟一步一步走动的声音。

这是现实,不是我的幻想。

我喜欢的王俊凯。

喜欢我。

多高兴。

感谢时光走过那么久,你已看清,我没放弃。

——害怕你受伤,希望你快乐。是喜欢你啊。

                                                   ——王俊凯

——END——

评论(18)
热度(74)
© 刚好是ky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