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好是kyo

一往情深深几许,深山夕照秋雨。

纠缠(完)

00

我们,非要这样吗。

01

放学的铃声在同学的殷切期盼下终于姗姗来迟。校园里充斥着三三两两成群离开的人。脸上或多或少都带着终于解放了的喜悦。偌大的校园瞬间飞鸟散尽。只剩星星零零几个人在空旷的篮球场集合。

王源脱下宽大的校服外套,只着一件单衣去往约定好的地方。还未到达就看到把自己心爱的篮球随意丢在地上,对着一个穿白色长裙的女生卑躬屈膝笑得满脸谄媚的陈铭了。看着陈铭脸上堆着的,虚伪的笑容,王源没来由的就产生了名为不爽的情绪。

女生似乎很享受这种感觉,在众人的注视中间恬淡地笑,露出了脸颊边若隐若现的酒窝。

王源走近了之后盯着女生看了几秒也只堪堪得出一个结论。

没见过,不认识。

淡漠的弯腰从地上拿起自己的篮球,对着地上拍了两下,手掌包裹住从地上弹起的篮球,环顾四周没看到王俊凯俊秀挺拔的身影王源又抬手将篮球蹭了一圈灰尘的篮球糊到对着女生笑得正高兴的陈铭脸上。

陈铭脸色一青,刚想发作,拿住篮球看到王源那双充满冷漠的眼睛的时候又强行压下心中的怒气。

“王俊凯呢?不是说好今天solo的吗?”

“凯哥他今天......”

陈铭话还只说了一半就被旁边的女生尖锐的声音打断。

“小凯今天下午要和我约会,不能和你一起打篮球了。”

陈铭心觉不好。全校谁不知道王俊凯最护着的人,王源脾气不好啊,这女的真的是脑子有泡才敢这么和源哥说话。

而且,凯哥答应过她要陪她去逛街?

不正常,凯哥和源哥说好的事情,凯哥从来不会放源哥鸽子。

王源皱了皱好看的眉毛,好看的眼睛满是不屑的盯着女生看了一会儿,直到女生满是倨傲情绪的脸上开始冒出丝丝冷汗才静静的收回自己的视线。

“我问你了吗?”

“你......”

“诶,都别生气别生气。源哥这凯哥他女朋友。”

言下之意是源哥你就算再生气也得给凯哥个面子。

王源挑挑眉,又看了一眼听到陈铭说出她身份之后满脸都写满骄傲的表情的女生。

王源乐意给王俊凯面子,可是面前这女的又算哪根葱?

“王俊凯的眼光真的......”

王源笑了笑,在斜晖的照射下精致的五官显得无比温柔,说出的话却不大好听,

“越来越差了。”

“源哥......”

陈铭话还没说完就又被王源随手丢过来的篮球糊了脸。等陈铭反应过来王源已经走远了,只留下一个单薄的背影,被王源冷嘲热讽的女生只敢在原地对着王源的背影气得跺脚。

王源低着头看着自己脚下被斜晖拉长的影子,一脚踩上胸口的位置。

早该想到的不是吗。

陈铭可是王俊凯最欣赏的小弟,能让陈铭那么对待的人除了和王俊凯有关系的人,还能有谁。

可是......

王源暗暗压了压胸口。

心脏还是不可抑制的疼。

02

第二天早读下课之前王俊凯就在王源班级门口提着王源最爱的早餐等着王源出来了。

王源的同桌早在上课的时候就看到等在门口的王俊凯了。

王俊凯这人,太耀眼了,想不让人注意到都难。

同桌八卦的拐了拐王源的胳臂肘,凑到王源耳边说,王俊凯这是来等你的还是又看上我们班哪个姑娘了?

王俊凯也只有这两种可能会乐意提着早餐候在他们班门口等着下课铃敲。

王源抬起眼皮看了一眼王俊凯看不出喜怒的脸又迅速把视线收回来看着课本上密密麻麻惹人头疼的文字。

“我怎么知道。”

一句话堵住了同桌喋喋不休的嘴。

同桌盯着王源刀割似的侧脸看了半天,只得出个王源心情不太好的结论,悻悻的收回自己的探寻目光,又看着书本里光怪陆离的文言文暗自神伤去了。

第一节课老师要抽人检查的。

王源表面上是在背书,实际上心思都在王俊凯那儿。

王俊凯来干嘛呢?

道歉?

还是让自己向他女朋友道歉?

想不清楚。

脑袋里面想着事情,连背书速度都慢了下来。

新学的课文难度不低,王源背起来本来就有点吃力,更何况门外还有个王俊凯一只吸引王源的注意力。下课的铃声就在王源的迷迷糊糊里敲响了。

王源故意在教室里磨蹭了好半天才出门。在门口没看到王俊凯的身影,王源一时不知道该喜还是该忧。

身后突然传来的声音却让王源瞬间僵直了脊梁。

“以你的这种速度食堂都要没位置了。”

充满笑意的语气。

王源不用看都知道他以什么姿态说出的这句话。

王源小心的深呼吸,暗自做好心里建设才转过身看半倚在墙边的王俊凯。

“凯大少爷不去陪自己女朋友来这里做什么?”

“你说李璐?分了。”

“那姑娘就是李璐?”

王源挑眉,他虽然不认识那女的,但是却听过这个名字。

高二二班班花,从高一刚开学就开始追王俊凯,硬是追了一年半。

可惜现在,好容易追到了,没一天又被甩了。

王俊凯听到王源的问题只觉得哭笑不得。

李璐追了他那么久,他拒绝了她那么多次还是锲而不舍。被磨得烦了才答应的。

结果第一天下午就跑去球场挑衅王源。被王源冷嘲热讽了一通跑到他这里来哭诉,早已从陈铭那知道了前因后果的王俊凯对于李璐的哭诉面不改色的留下一句,

“我不记得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推掉和王源的solo陪你去逛街。”

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王俊凯当天晚上就收到了李璐的分手短信。

本来以为王源知道李璐是个什么样的人才对着她冷嘲热讽,结果王源连人都不认识就把人家给气的半死。

“行了,别气了,我昨天临时有点事耽误了才去晚了,谁知道李璐会那么说。”

王源听到这话没好气的给了王俊凯一个白眼。顺便伸手接过王俊凯递过来的蛋糕盒。

“你今天下午有事吗?”

“有,不是什么大事,应该不会到太晚,至少和你打一局的时间还是有的。”

“您还是先把事忙完吧。”

尤其是那些莺莺燕燕。

王源又在心里补了一句。

王俊凯看着王源转身离开的动作,忽然想起和王源的第一次见面。

03

两人的第一次见面的确不太友好。

那时王源是高一新生代表,王俊凯是高二扛把子。本来应该毫无交集的两人因为王源的误入地盘产生了摩擦。

王源还是新生,对于学校以及学校的那些人一点都不熟悉。

午休王源睡不着就想着去学校四处逛逛,结果就闯入了王俊凯的地盘。

学校艺术楼天台一直是王俊凯专属的地盘。

所以王源的到来一度让场面变成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黑豹试图占领山中霸王老虎的巢穴。

可事实是这只嚣张跋扈的黑豹只是误入了老虎的地盘。

“谁给你的胆子出现在这里的?”

“我为什么不能来这里。”

话不投机的两人对立着,王源年纪小气势却丝毫不输王俊凯。

明明两人都极不友善最终却还是没人动手。

午休下课的铃声把两人迸发的气势完全压制。王俊凯无所谓,他逃课不是一次两次了,校长是他亲戚谁也不敢管他。王源不一样。王源是新生代表,一出现就被贴上了好学生的标签。他没得选择,只能趁上课铃声还没打迅速跑回自己的班级。

等王源彻底跑没影王俊凯才后知后觉的想起,这人好像是早上冷着脸念稿子还撩得一群女生心花怒放的新生代表。

本来以为是个书呆子,结果好像......有点出乎意料啊。

王俊凯站在天台上看着王源奔跑的路径嘴角勾出一抹淡笑。

艺术楼里高一教学楼有一段距离,王源几乎是卡着上课铃声到班级的。

第一节课是数学课。老师是个身材娇小,长相可爱的女人。据说才刚大学毕业,在校表现优异,实习期也挺受学生喜欢,所以被校长指派来教实验班。

从老师进班起后面男生讨论的声音就没断过。下课的时候他们声音太大了,王源无心了解他们的话题也或多或少听到了一点。

大抵是有一个男生上课YY老师,然后所有人都跟着一起。

王源想想女老师的样子。只觉得他们YY不是没有道理。但是王源没心情参与。满脑子都是中午看见的那个气势强大的人。

高二的学生是被强制要求穿了校服的,高一的校服还没到。

可是那人,没穿校服,但是又绝对不像高一的。大概就是高二的,毕竟每个学校总有一些人不服管教。

下午上晚修之前同桌小心翼翼的把头凑过来和他说话。

“我跟你说,千万别去艺术楼天台,那可是校霸王俊凯的地盘。”

王源除了苦笑一时竟找不到表情来对待这件事。

毕竟他已经去过了。

倒是王俊凯。

王源来学校之前就听说过王俊凯的光荣事迹。

打架斗殴,收保护费,不服管教。

本以为是个坏学生,却意外的在本校学生那里风评却不错。

见到本人之前总以为会是肥头肥脑油光满面的大胖子。真人却出乎意料的好看。

好看到让王源,念念不忘。

再次见面已经是一周后。王源刚下晚修。王源家里学校不远不近,穿小路当然会比较节省时间。只是小路一般没人走,有点阴森。王源是个彻头彻尾的无神论者,真的碰上小混混王源自认为是打得过的。

小巷里突然传出肉体搏击的声音吸引了王源的注意力。

寻着声音找到源头就看到1打10的场面。

小巷的灯光太过昏暗,王源眯着眼睛看了好半天才确定那个孤军奋战的是校霸王俊凯。

王俊凯身手是真的好,一打十也没见落下风。

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大抵是有些体力不支。

王源明眼看到王俊凯身后有人手里拿着的东西反射出的光线射进了王源的眼睛。

三步作两步过去一脚踢在那人手上,匕首落在地上的声音在打斗间响起。

“诶,你们要不要脸啊?十打一还要用武器?”

小混混明显被王源的话激发了怒气,下手越发用力。

王俊凯大概是没想到王源会在这里,更没想到王源会帮他。惊讶的情绪从眼神里一闪而过,然后有归于平静。

有个帮手总归是好的,就刚才王源的反应来看,身手应该不差。

最后两人联手把对方打趴下的时候天色早已变成纯黑,仿佛被巨大的黑色布帘遮住了原本的湛蓝。连月光都被堙没。

两人在黑暗中相视而笑,最后各自回家清理留下的伤口。

男生的友情大抵就是这样。

王俊凯和王源,外人眼里本该毫无交集的两人突然走到了一起。

有不怕死的人去找王源麻烦,最后通通都被王俊凯教训了一顿。

老师曾找王源谈话,旁敲侧击着说尽量少和王俊凯这种人来往。

王源面上应得好,转身出办公室的门就又跑去篮球场和王俊凯打篮球。

老师说得多了看王源成绩依旧年级第一也就不管王源了,总之成绩才是最重要的。

只是王源原本抱着欣赏的态度和王俊凯的交往在日复一日的黏腻在一起中变质。变成了难以言说的情绪。

王俊凯总说王源会是一辈子的兄弟。

王源只能笑着接下话头点头说是,然后不顾心中蔓延的苦涩继续和王俊凯侃天侃地。

谁特么的想和你做兄弟。

04

第一节课的铃声才不会在乎王源内心的一点波折,它仍旧按时响起了。

语文老师说一不二的点人起来背诵课文。连续挑选了几个人都没能背出来,老师于是把目光放到了王源身上。

出乎意料的,王源也不能背出这篇文章。心觉奇怪的老师最后只能把原因归结于课文难度过高。

只有王源在心底,暗道,王俊凯真是个祸害。

可他还是,深陷其中,并且无法自拔。

那天下午王源还是没能和王俊凯打上篮球。王俊凯那边大概一点都不像王俊凯说的那样轻松。总之有一整个星期,王源都没看见王俊凯。

再次见到王俊凯是下午放学后在篮球场。

王源刚放学前往篮球场就看到在篮球场一个人练这投篮的王俊凯。

篮球场旁有个王源不认识的男生,但是王俊凯人缘一向很好,王源也见怪不怪了。

“王俊凯。你还欠我一场solo。”

“嗯,我知道。现在来吗?”

王源还没来得及点头,一旁看球的男生却突然插话。

“王俊凯,我要回家了。”

“诶,我送你回去。抱歉啊源儿。”

王源愣了愣,想点头说好两人却早已走远。

“那人谁?”

陈铭他们还留在篮球场,王源忍不住开口问。

“不认识,只知道是文科班的。”

男生不值得王源多在意,王源关心的,是王俊凯的态度。

垂下眼眸,陈铭他们看不清王源的表情,只能面面相觑着思索王源这是怎么了。

王俊凯随手丢下的篮球还躺在原地。

王源自嘲的笑笑,这个篮球......是王源送给王俊凯的啊......

“我先走了。你们要打篮球随意吧。”

第二天早上王俊凯又像上次那样提着东西站在王源班级门口。

“诶,王源,你看王俊凯又来了。”

“关我什么事。”

王源头都不抬只留下一句话让同桌准备说出的下半句话直接堵在喉咙里。

出了教室门的王源直接无视了等在门口的王俊凯,却被王俊凯拉住了胳臂。

“干嘛?”

王源挑眉,视线却突然被王俊凯手上的东西吸引。

阿迪最新款。

“知道您老人家心情不好,这不是来赔礼道歉来了嘛。”

王俊凯笑得露出瓷白的牙齿,好看的桃花眼眯成一条线。

王源抿着嘴唇,看着王俊凯。

站立片刻。

“王俊凯,我算是败给你了。”

伸手拿住了王俊凯递过来的鞋盒。

王源没问关于那个男生的任何事。

王俊凯想告诉他的,他不用问,王俊凯不想说,怎么问都不会有答复。

送完东西王俊凯就走了。

王源看着王俊凯离开又看一眼手表。

已经来不及吃早饭了。

05

王俊凯送给王源的鞋并不合脚。小了一码。

好容易塞进去,怼得指尖都蜷缩着。

王源把鞋脱下来,自己靠在沙发上放空。

突然听到从客厅传来的钥匙开锁的声音。

是自己一个多月没见面的母亲。

“买了鞋?”

“嗯。”

王母看着比鞋架旁其他鞋小了一圈的,吊牌都还没来得及剪掉的鞋,只觉得不对劲。

“不合适?”

“......嗯。”

“那丢掉就好了。”

王源听到这话愣了愣。

“决定好了吗?”

王母看了看冷淡的自家儿子,轻轻叹了一口气。

“让我再想想。”

王母看着王源,摇摇头,又开门走了。

第二天一早王源还是穿着王俊凯送的鞋去了学校。起床的时候不知道到哪里蹭了一下,一小块皮被蹭了下来。前一天晚上想太久睡不着早上起的晚也没机会在意。

可是走一步都是钻心的疼。小一码的鞋紧紧的贴着王源受伤的皮肤,轻轻动一下都会牵动伤口。还有保持蜷缩的脚趾也随着王源的走动疼痛。

王源依旧没看到王俊凯。晚修结束给王俊凯拍了张鞋的照片发给他。

“喜欢?”

“嗯。”

虽然不合适。但是是你送的,所以喜欢。

穿了一天,疼着疼着也就习惯了。只是脱鞋子的时候又撕扯到受伤的皮肤,王源疼的皱起眉头。

伤口流了血,小小的一块粘着袜子贴在了王源的伤口处的皮肤上,轻轻拉扯,都是钻心的疼痛。

尖锐的指甲掐入脚踝处某块皮肤,眼疾手快的把袜子扯下来,掐着软肉的手却没有放开,直到右脚麻木才轻轻放开。

第二天王源依旧穿着那双鞋去学校。

还是疼。但至少王源能面不改色的穿着它四处走动了。昨天的伤口没有上药,自己结了痂,不太疼。

大抵昨天晚上吃了不干净的东西。王源上课的时候拉肚子。

在狭窄的隔间里王源听到了从洗手间门口传来的陈铭一行人的声音。

王源刚刚直起身就听见了陈铭他们的话题突然变成了自己。

准备开门的手顿在了空中。

“凯哥前天送给王源的那双鞋,阿迪最新款。但是一开始也不是送给他的。凯哥最近不是在追文科班那个周嘉俊嘛,那本来是给他的,结果人家不要。然后凯哥扭头就送给了。别人嗤之以鼻的东西也就王源当宝贝。他就没觉得尺码不对吗?”

王源悬在半空的手直直的放了下来。

那边陈铭又开口了。

“王源吧,就想着自己以前帮过凯哥就自己以为自己特别了不起,除了凯哥他谁的帐都不买。他以为,他自己藏的好,他以为他喜欢凯哥我们都不知道?哈哈。凯哥追周嘉俊的事千叮咛万嘱咐说不要让王源知道。”

王源呆呆的站在原地,心脏仿佛被刀割一般。

疼。

太疼了。

一阵一阵的心悸。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又强行被王源粗鲁的擦去。

向老师请好假,王源匆匆回了家。

跑到离家最近的篮球场。自己一个人,穿着那双不合脚的鞋,打了一场一个人的篮球。

每一招都凌厉果断,像是要把自己所有的难堪揉进去。每一次拍球都带着近乎残酷的凛冽。

一场打完,大汗淋漓,双脚已经疼的没有了知觉,不用看都知道右脚的伤口肯定又裂开了。站起来,走路的时候大腿的胳臂的肌肉都喧嚣着疲倦。唯独大脑此刻无比清醒。

06

王源终于决定丢了那双不合适的鞋。

手指机械性的按下按键。

电话那头响了几秒被迅速接起。

“喂......妈......我跟你走......好......”

打完电话王源彻底瘫在了沙发上。任凭泪水顺着鼻翼滑下落在脖颈间。

王源第二天早上上飞机之前给王俊凯发了微信。

“王俊凯。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我喜欢你。”

“王俊凯。我一点都不喜欢你送我的鞋。它不适合我。”

“王俊凯。再见。”

顺手抽出电话卡,随着垃圾一起丢入垃圾桶。

彻底断念。

07

五年后。

“我已经到校门口了啊,我没看到......”

王源拿着手机打电话,一句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张豪的大叫。

“王源!我在这!”

顺着声源看过去就看到张豪对着他挥手。

无奈的挂掉电话穿过马路到达张豪身边。

“你们在哪聚会?”

“就前面那个饭店。”

“好。”

......

“王源啊,当初你为什么一言不发就走了,我身为你同桌却一点消息都没得到。”

张豪抱着酒瓶,趴在桌子上对着王源喃喃道。

“你说......你是不是......是不是因为王俊凯才走的。”

“......”

王源喝酒的动作顿了一下,随即发出一声苦笑。

“谁说不是呢......”

王源这一句话说的极轻,张豪没听清,但是并不影响张豪说出接下来的话。

“王源......你不知道,你走了之后王俊凯就像疯了一样......天天来班级问你回没回来......可是......可是你特么的......就从此一点消息都没有啊......”

“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眼瞅着张豪一个一米八的汉子快趴在桌子上哭了,王源就着急了。他要是真趴在这,王源可没办法把他运回家。

把张豪丢给其他同学王源就出了包厢。

“王俊凯......”

王源垂眸,对着面前的镜子,自嘲的笑笑。

镜子里突然多出一块阴影。

王源抬起头,看清楚的一瞬间愣在了原地。

“王源儿......”

还像以前一样,蜷缩起的尾音,低沉的声线。

鼻头一酸,眼泪差点落下。

“王俊凯,好久不见。”

强装镇定的语气。

“好久不见......你......”

“很好,谢谢。”

几乎是以强硬的姿态打断了王俊凯的话。

王源不敢抬头看王俊凯的表情。

明明那么多年了。他还是......放不下......挣不脱回忆,逃不过思念。

“王源儿......”

尾音带着哭腔,王源猛的抬头正对上镜子里王俊凯落下泪水的双眼。

王俊凯,哭了?

被人打得重伤住院都一声不吭的王俊凯哭了?

王源死死咬住下嘴唇不让自己发出声响。

“王俊凯。再见。”

眼泪掉下之前王源转身走出了洗手间。

08

王俊凯是在监视器里看着张豪拽着王源走进饭店大堂的。

五年过去王俊凯早已从一个小混混成长为了一个优秀的大堂经理。

王俊凯本来都以为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王源了。

毕竟当初,最先放手的,最伤人的,是他。

可是,他不过是偶然一瞥,便在监视器里看到了自己日思夜想的人。

孽缘也算是缘分的一种吧。

王俊凯就如同一个偷窥狂一样,眼神紧紧锁定监视器里的王源,片刻都不肯离开。恨不能就此把王源的容貌刻入骨髓,深入血液。

王源变了。

比以前更加成熟,眉目间都是成长过后的蜕变产生的自信。表情淡淡的,不让人探知他的想法。

只是在包厢里,张豪不知道说了什么,王源原本云淡风轻的表情突然产生了裂痕。

大抵王俊凯自己也没想到王源仍旧能对他有这么大的影响力。

明明说好了不在意,可是还是忍不住去观察。还是忍不住被他吸引。

以至于王俊凯看着王源去了洗手间,鬼使神差的也跟了过去。王俊凯站在角落看着王源,红着眼眶对着镜子喃喃他的名字。

明明好久不见。所有的一切却熟悉到刻入骨血。明明无声,王俊凯却能准确的知道那是在叫他。

最后还是忍不住上前。

意料之中的反应。王源小天蝎睚眦必报的性格自己早就领教过了不是吗。

王俊凯看着王源头也不回的离开,豆大的泪珠一颗一颗流下。落在在皮革面上,啪嗒作响。

不知道到底是砸在皮鞋上还是砸在心上。

“王源儿......我后悔了......”

特别特别特别后悔。如果当初没有答应那样荒唐的请求是不是......

王俊凯随即又苦笑一声。哪来那么多如果。

就算真的有,大抵也不会顺利多少。

09

王源回到家心情都久久不能平复。

他想不明白,想不通。

明明当初推开他的是王俊凯,但是现在在他面前哭的宛如受伤的孩子的也是王俊凯。

王俊凯王俊凯王俊凯。

满脑子都是王俊凯。

怎么能这样呢?就不能放过他吗?

那些在国外忙到昏天黑地的生活有多辛苦。为了学费帮外系的人写project有多困难。提前修完学分毕业找工作因为没有美国绿卡被拒绝了许多次有多难堪。

可是,这些都不如回来见到王俊凯来的痛苦。

王俊凯啊,还是有瞬间让他防线崩溃的能力。

哪怕早就在心里做好建设,可是真的见到他的一瞬间所有防线还是,溃不成军。

王源早有意向回国发展,可惜一直没有好的机会。

其实真的没有好的机会吗?

王源低着头,身侧微微颤抖的手出卖了他不平静的心。

不过是......不想回到这座令人伤心的城市而已啊......

这次......若非公司开出的条件太诱人。王源怕是绝对不会愿意回到这里的。

王源静静靠在沙发上沉思。脑海中却始终捕捉不到有用的信息。

王母提着大包小包回来了,看着大敞的家门,心觉不妙。心脏跳动的极快,不,用慌乱来形容更合适。仿佛有什么大事发生。但立刻又否定了自己的多疑。现在的一切都是最好的,不是吗。

宽阔的房子,简单的生活,争气的儿子。

“怎么没关门?”

“忘了。”

淡淡的语气,听不出喜怒。

王母看着王源的侧脸,没有忽视王源微红的眼眶。这种情况只有......

王母平静生活的唯一的变数,王俊凯。

思及此王母脸色一变,眼神顿时不友善起来。

“你今天出去见到王俊凯了?”

王源突然抬起头原本无神的双眼突然变得凌厉,审视着王母。

“你为什么会认识王俊凯。”

几乎是一字一顿咬牙憋出的话语。

“我......只是以前去你学校的时候......”

慌乱。越慌越错。心脏越跳越快。

“呵,你什么时候还去过我的学校?”

王母一下子面如死灰。

“你见过王俊凯。”

“你和他说了什么。”

两个肯定句。带着强硬的气势。

“是......谁愿意看到自己的儿子是个同性恋?!”

“所以......”

所有的一切都明了了。

“你在意过我什么?”

——“不过是因为我是同性恋会让你在别人面前丢了面子而已。”

王母本就苍白的脸听到王源的话之后更是惨白惨白的。

“我爸妈临终前留下的钱够你挥霍几世了,我只是你拿到这些钱的钥匙对吧,我的......姑姑?”

“你怎么知道的?”

王源不言不语,只是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出大门,留下她一个人站在玄关处黑着脸思考自己究竟哪里露出了破绽。

快速跑出了小区,王源终是忍不住落下了眼泪。

太压抑了。太难受了。

任谁知道自己相信了多年的事实都是假的都不会好过。

天黑透了王源才反应过来他现在......大抵无家可归了。

漫无目的的在街上乱走。

这座城市对王源来说,熟悉又陌生。小巷里仿佛还残留着淡淡火辣的气息。像爱吃的麻辣火锅的火锅锅底的香味。是记忆中的味道。

周围的事物突然都变得熟悉——不知不觉他又回到了以前的房子。

五年过去了,也不知道房子租出去没有。

王源走之前偷偷去配了一把钥匙,把自己的旧钥匙留着。算作是纪念。

钥匙顺利的插进小孔时王源才感到惊讶。

竟然......没有换锁吗?

按照记忆中的位置找到开关,“啪嗒”一声整个客厅顿时亮堂了起来。

看清屋内摆设的一瞬间,王源好不容易止住的泪水又如同断了线的珍珠,一颗颗落地。

分明,都是和以前一样的摆设。

王俊凯送给王源的亲手做的风铃还挂在窗户旁,晚风轻吹,风铃依旧发出清脆的敲击声。

王源无聊时买的两株多肉,如今已长大了,安稳的待在阳台一角。

王源和王俊凯一起跑书店收集起的书。在书柜上排得整整齐齐,干干净净。

放满了王俊凯和王源所有合照的相册。

只是房子里多了王俊凯的影子。

王源送给王俊凯的篮球。

王源送给王俊凯的一切,都在。

还有......茶几正中央的鞋盒。

小心的走过去,双手颤抖着打开它。

那双临走前被王源随手扔在门口的鞋,静静的躺在鞋盒里。像极了他最初送给他时的模样。

王俊凯。

一定是王俊凯。

除了王俊凯不会再有别人了。

王源突然站起来,转身看向身后黑暗的房间。

一步一步走得笃定又决绝。

大概是为了保持通风,房门并没有关上,王源没怎么费力就走进了房间,迅速打开了灯光开关。

房间彻底亮起来的一瞬间王源就愣在了原地。

房间雪白的墙壁上贴满了形式各样的便利贴。

一张张细细看去。才发现王俊凯到底写了多少。

“20XX年,9月1日。又到开学的日子了。不过美国开学时间好像不一样?不管怎么说,希望大学霸王源同学,学业有成,成绩进步。”

“20XX年,9月21日。今天是我生日。可惜再没有你陪我过生日了。”

“20XX年,11月8号。亲爱的王源同学18岁生日快乐。虽然你不在我身边了,还是希望你,岁岁平安。”

“20XX年,X年X日。后悔。”

......

最新的一张便利贴落款时间是昨天。

“听说你要回来了。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再见到你。哪怕只是远远的见一面都好。”

眼泪落下的猝不及防。

真傻。怎么会有这么傻的人。

那么轻易的就听了别人的话。

独留自己一个人在黑夜里舔犊伤口。暗自神伤。

10

今天下午遇到一群不太讲道理的顾客。王俊凯费了好大的气力才解决。本想回自己的家,可鬼使神差的王俊凯就想去那间屋子。比起空荡荡的没有一丝人气的房子,王源曾经居住过的地方对他来说,更像家。

毕竟还有王源留下的东西。

好像就能欺骗自己,王源还在一样。

王俊凯还没一进门就感觉到了一些不寻常。

敏锐的感觉到有人来过。

忽然隐隐约约听到房间内有断断续续的抽泣声传来。

熟悉的声线。

熟悉的压抑着声调的啜泣。

是王源吧。

不会再有别人能有大门的钥匙,也不会有人能让王俊凯如此熟悉。

王俊凯内心突然生出了一丝丝希望。

放轻脚步,还在房间门口王俊凯就看到毫无形象可言的坐在地板上,对着满墙便利贴出神落泪的王源。

“混蛋......”

王俊凯突然听到王源喃喃。

“是,我也觉得我很混蛋。”

王俊凯走过去把王源揽入怀中,低头在王源耳边呢喃。

王源身体有一瞬间的僵直,感受到熟悉的温度又软下身子。

“你抽烟了?”

王源把头埋在王俊凯胸口,敏感的捕捉到了槟榔的气息。

王俊凯抽烟才会吃槟榔。掩盖呛鼻的烟草味。

“嗯。你......都知道了?”

迟疑的开口带着小心翼翼的试探。

“她和你说了什么你就答应了她。”

王俊凯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盯着王源看了一会,直到王源白皙的脸颊染上淡红。

五年前。

王俊凯在去学习的路上被一个看上去美艳的人。

“你是王俊凯吧,我是王源的母亲。”

“阿姨好。”

原本随随便便的站姿,瞬间变得端正。

“我想带着王源去美国接受更好的教育。而你,是他死守在这里不肯离开的变数。”

“你能够为他带来什么?除了接受世人的指责你什么都不能带给他。”

“你是王源前进道路上,最大的阻碍。”

“我希望你能让王源放弃你,和我一起离开。”

“他是将来的栋梁之才,而你,不过是个小混混。”

“我觉得以你的聪明,你应该知道怎么做。”

王俊凯思索了许久,才放开捏紧的拳头。

“阿姨......我知道了......”

所以才会有后来的一切。

王俊凯没想到王源真的会穿着那双不合脚的鞋。而且一穿就是两天。

王俊凯也没想到会有陈铭这个人的出现打乱了王俊凯一切的计划。

王源听完陈铭的话就直接离开了啊,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

王俊凯收到王源的微信来到王源的家,只得到邻居的一句,这家人搬走了的消息。

王俊凯找亲戚借了钱把房子租了下来。

一直保持原样。总以为这样王源就还在他身边。

听完王俊凯的话,王源直接哭倒在了王俊凯怀里。

“王俊凯......王俊凯......”

“我在......”

“我没有家了。”

王源哽咽着,把鼻涕眼泪全部往王俊凯身上蹭。又讷讷开口。

“她才不是我妈。我爸妈在我刚出生就去世了啊......费尽心思得到我的抚养权不过是为了我父母当初留下的大笔遗产而已。”

所有的一切都了解清楚。

真相以迅速的姿态出现。曾经那些美好的,喜悦的,难堪的,痛苦的一幕幕浮上心头。当初那么美好。

谁甘愿就那样放弃。

谁甘心就那样失去联系。

不过是刚好错过真相。

至此失去彼此。

还好,兜兜转转一圈,最终还是没有错过彼此。

“王俊凯。”

“嗯?”

“你能不能先去洗澡,味道好大。”

王源皱了皱鼻头,拉开一点自己和王俊凯的距离。

王俊凯哭笑不得,这人怎么这么喜欢毁气氛?

“王俊凯。你还欠我一场solo。”

“好。这次,绝对不爽约。”

11

误会解开了。所有的一切都在变好。

王源在老房子里待了一个星期才想着回去。

王俊凯不放心硬是要跟着他回去。

结果却被告知人在精神病院。

“她呀?前几天跑到别人家门口喊着,‘都是我的,哈哈,你不能抢我的东西。’还到处乱拆东西。大家实在没办法才报警了。结果检查出是个神经病。”

那人修理盆栽的手顿了顿。

“那人和你们什么关系?”

“......”

后面的话王源压根没听清,只是恍惚的看着王俊凯。

“我是不是......没有亲人了......”

明明不该这样的。

王源纵然恨她,但是却也是她把他养大。

虽然,她从来只是给完钱就走人。可至少,王源在生活上没缺过什么。

“你要再去看看她吗?”

王俊凯把王源的身子扶正让他对着自己。

王源呆呆楞楞点点头。

王俊凯和王源没有走近那人。

只远远的看着她,坐在树下,目光呆滞的看着前方。

“走吧。”

她在这应该会好过吧。

虽然未来的路仍旧漫长。

但是最起码一切都在变好。

现在的一切都是最好的选择。

评论(15)
热度(117)
© 刚好是ky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