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好是kyo

一往情深深几许,深山夕照秋雨。

Butterfly(短完HE)

都说了我是HE专业户,嘿嘿。

结局有点仓促......莫介意。

全文4000+

蝴蝶&摄影师的故事。

欢迎捉虫,嘿嘿。

00

你知道,蝴蝶效应吗?

01

王源从厚重的茧里爬出来看到的第一个人是王俊凯。

对,没错,王源看到的是一个年轻俊秀的男人。

王源扇动了一下鳞光闪闪的翅膀,有些许鳞粉掉落,对着面前不知是好是坏的男人展露敌意。

“诶......果然刚刚没有出手帮你破茧是好事啊。”

诶?啥?帮我?

王源停下不停扇动的翅膀,安安分分的停歇的支离破碎的茧旁边。

“你怎么不飞呢?是不会吗?”

王源刚停下想仔细听听面前这个有点傻里傻气跟一只蝴蝶自言自语的男子想说什么就听到男人不解的抱怨。

哈?不会飞?我是那种不会飞的人吗?!不是,是蝴蝶!

可惜王源不管怎么炸毛王俊凯都是听不到的。也对,声波频率都不一样怎么听得到呢?

王源在心里恨恨的想。

可是......那我怎么能听到王俊凯说话呢?

得得得!想不出来!想不明白!不想了!

王源自暴自弃了。

王源还没反应过来就遭了毒手——面前的男人摸了他的头。

???摸头杀???

如果王源没记错的话......他钻进蝶蛹之前人类世界是这么形容的吧?!

等等......之前?意思就是我之前就有听懂人类语言的能力?!

王源还没来得及为自己神一般的能力沾沾自喜就又被王俊凯的话打断思绪。

“介意我给你拍张照吗?”

王源很想问面前的人。是不是遇到所有他想拍的事物——不管是动物还是植物都会这么碎碎叨叨的自言自语?

“咔嚓。”

单反快门按下的瞬间清脆的声音通过空气穿进王源的耳朵。在人类听来细微的声音击打着王源脆弱的鼓膜。声音被放大了......反正好多好多倍。

王源只能用他在人类世界学到的星零的词汇来形容他听到的声音。

王源扑闪扑闪自己鳞光闪闪的翅膀飞到了另一边白色的花上。

我才不稀罕和一个男人相处这么长时间呢。

王源装作不在意的告诫自己。

男人看着自己守了一下午就等着它破茧的蝴蝶扑闪着精致的翅膀飞到一边也不恼,只是拿着手里的单反又给那只好看的不得了的蝴蝶拍了一张照。

已经飞到一边还被侵犯肖像权的王源:......

02

王源破茧的第二天一个不小心飞进了王俊凯家的花园,还停在了王俊凯的窗沿上。

王俊凯午睡睡醒的时候就看到昨天那只好看的不要不要的蝴蝶停在了他家被米白色墙壁包围的窗沿上。阳光刚好射过他小小的身影,在木质地板上投射出巨大的阴影。

王俊凯伸出手,那只蝴蝶竟然乖巧的飞起来停到他的手指上。

王俊凯以前学过吉他。指腹有一层薄薄的茧。王俊凯就透过这一层薄薄的茧感受到了蝴蝶幼小的躯体散发出的淡淡的温热。

王源正停在窗沿上休息呢,就看到屋主人醒了——是昨天拍照的男人。

王源刚想飞出去,男人就对着它伸出手。不明所以的王源扇动翅膀停在男人手上。男人的指腹很温暖,王源忍不住蹭了蹭。

王源看着男人眼底散发的淡淡的温柔,很想问男人——是不是所有人类都这么温柔?

“是你啊,咱们这么有缘交个朋友呗?”

王俊凯几乎是话说出口的瞬间就后悔了——哪有人这样的。跟一只听不懂人话的蝴蝶交朋友。传出去他王大摄影师的名头还要不要了。

可是那只蝴蝶就跟有灵性一样,在他的指尖蹦哒。

王俊凯愣住了,随即哈哈大笑。

“我叫王俊凯。是个摄影师。”

还在王俊凯指尖蹦蹦跳跳的王源听到这话停了下来,不知作何回应。

“诶......我给你取个名字吧?叫——王缘,怎么样?咱俩这么有缘。”

王源其实很想在内心吐槽王俊凯。哪有他这样的,跟一个只能活到秋天的蝴蝶做朋友还给蝴蝶取名字。

可是王源说话王俊凯也听不懂。

王源想了想,收好宽大的翅膀把自己裹起来,在王俊凯指腹打了一个滚。

王俊凯眨了眨狭长的桃花眼。

“那......换一个字?”

王俊凯的桃花眼触及到放在桌边的水杯。水杯里还剩着半杯清澈的水。

“源字好不好?饮水思源的源。”

王源见王俊凯不死心的想要给他取名字最终还是放弃了挣扎。

这下好了,王源成了蝴蝶族群里唯一一个有名字的。

王源觉得,他大概这辈子都忘不掉赐予他名字的那个有着温柔桃花眼的男人了。

03

在王俊凯给他取完名之后王源几乎日日在王俊凯家流连忘返。

毕竟在王俊凯家和王俊凯待着可比在花园待着和那群听不懂人话只知道过两个月就随随便便找一只蝴蝶交配的愚蠢的蝴蝶待着好。

哪怕只是和王俊凯待在一起看无聊到爆炸的偶像剧都好。虽然王源总会和王俊凯一样看到睡着。

花园里的小伙伴看到王源和王俊凯来往都劝告王源。

“人类是狡猾的,他们会捕捉你,把你做成没有灵魂的标本,然后挂在漆黑的角落。”

管你说的人类是谁,反正王俊凯不会这么做。

“人类都是不守信用的,他们说得好听会陪你到最后,结果还是会抛弃你的。”

诶......不是,我也没有和王俊凯在一起啊!

“到秋天你就死了,你又能待在他身边几个月呢?”

我......

王源无语凝噎。是啊......他好像,真的不能陪王俊凯太久。

可是他还没有在王俊凯身边待够啊!

他甚至不能陪王俊凯度过漫长又难捱的冬天。

王源记得王俊凯无意提过,他一到冬天就手脚冰凉。所以他往往一整个冬天都不想踏出家门。反正家里有管家会准备好一切。

思及此,王源黯然的飘到一朵巨大的足够遮住他的红花里缩着。一整天都毫无生气。

小伙伴面面相觑,不知道往日神采奕奕的王源这是怎么了。真让他们说中了?王源被那个男人抛弃了?

王源难过了一天。

第二天就收拾好受伤的心灵扑闪着翅膀飞去找王俊凯了。

“你昨天去哪儿了?我把整个花园翻遍了都没找到你。”

王源刚刚飞到王俊凯家窗口就听到王俊凯焦急的声音。

王源很想跟王俊凯说,你为什么这么紧张,是不是......

可是王源话说到一半就停了。说了有什么用呢,反正王俊凯也听不见。反正......王源也不能陪伴王俊凯多久。

王源又想到这件事。失神到连翅膀停止扑扇都不知道,直直的坠落在王俊凯看到他掉落而伸出的手上。

“王源儿,我要去热带雨林了。”

04

王俊凯叫王源的名字的时候总带着点重庆的口音,像在最后加了一个婉转的儿化音。王源从未听过别人叫他的名字。

那又怎样呢?

王源想。

再没有人会比王俊凯叫他的名字更好听了。

但是今天,王俊凯叫王源的名字的时候连儿化音都没了平日的清脆。

王俊凯说。

他要去热带雨林。

为了拍下那一幕,蝴蝶亲吻鳄鱼的场景。

王源只觉得心里一阵酸涩,想动一动翅膀飞起来,可是翅膀仿佛有千斤重一般动都动不了。想反驳王俊凯。更想......祈求王俊凯不要去。

他知道热带雨林有多危险。他知道如果王俊凯去了,他可能直到死亡都等不到王俊凯回来——杂志上那一张蝴蝶亲吻鳄鱼的照片,摄影师在热带雨林等了三个月才等到生命周期有九个月的君王蝴蝶停歇在鳄鱼头上。可王源攥紧了手指头计算都只能算出他至多不过两个多月的生命是等不到王俊凯回来的。

可是那又怎样呢?

王源太清楚摄影对王俊凯的意义了。

那是王俊凯从小到大从未变过的梦想。那是王俊凯至今为止一直坚持是梦想。那是王俊凯好不容易堵住悠悠众口让大家信服的梦想。

所以王源再不高兴,再难过都只能装作同意的在王俊凯手中蹦了一下,然后就赖在王俊凯掌心不肯再挪动半步。

王俊凯伸出另一只手,用指腹轻轻蹭了一下王源的翅膀。

其实王源很不明白。

王俊凯为什么不要他,而要去拍一个没有他好看又会让王俊凯自己陷入危险的蝴蝶。

可是王源又好像明白。

那是他的梦想。

梦想这个词对王源来说太过遥远太沉重。王源本应该如同所有蝴蝶一样——循规蹈矩的过完一生。可是啊,一切的变数都是在破茧新生的那一天遇到了王俊凯。

即使听了王俊凯无数次对梦想的形容王源仍旧是不懂梦想这个词代表着多沉甸甸意思。

可是王源知道,这能让王俊凯开心。王源看得出来王俊凯每次和他提到梦想是脸上神采奕奕的表情,一双温柔的桃花眼里像是注满闪耀的明星。

王源大概了解自己对王俊凯的感情——用人类的话来说是喜欢吧?

那又如何呢。

王源和王俊凯之间,隔着的不仅仅是生命的长短,和王源对人类语言的不了解,他们之间隔着的还有种族。

所以王源只能看着王俊凯自己一个人去远方冒险自己却无能为力。

05

王俊凯走的第一天,想他。

王俊凯走的第二天,想他。

王俊凯走的第三天,想他。

......

王俊凯走的第六十五天,想他。

王源快要死了。可是王俊凯还没有回来。

这六十五天里王源在干嘛呢?

窝在一朵花里一动也不动。

王源记得王俊凯说过蝴蝶效应。

大概就是一只蝴蝶无意识的扇动翅膀两周后可能会引起远方的一场龙卷风。

王源很害怕他一个扇动翅膀就让王俊凯身处险境。

王源连死亡都不害怕了,但是他害怕王俊凯出事。

那么多蝴蝶劝他找人交配,可是王源连眼皮都不抬一下。

他们都不是王俊凯。甚至连像王俊凯的都没有。

怎么样才算是像王俊凯?

有蝴蝶问王源。

最起码要是个人啊......

话一出口,那只蝴蝶和王源都愣住了。

算了算了。反正我是不会找蝴蝶交配的。

王源只是闭上眼睛翻了个身继续在烈日下浅眠。

王俊凯走了之后王源就数着过日子。

直到王源奄奄一息了王俊凯都没有回来。

他是真的再也......见不到王俊凯了吧......

王源想。

脑袋都昏昏沉沉的,可是他怎么好像听到王俊凯说话了?

王源连眼睛都睁不开。耳朵却意外的好用。

“王源儿......”

是王俊凯吧。只有王俊凯会这么叫他。

王源费尽力气睁开眼睛,入眼就是王俊凯惊慌的表情。

王俊凯......

王源张嘴,只能发出王俊凯听不懂的频率。

王俊凯回来了。王源想到这里,最后一次,也是两个多月来唯一一次扇动了翅膀。

王源死了。

没看见王俊凯那双永远带着笑意的桃花眼满是泪水。

06

秋天快要结束的时候王俊凯听到有人敲门。

开门是一个皮肤白皙有着明亮杏眼的男人。

“你好,我是王源。”

来人面带笑意,大大的杏眼弯成一条桥。

王俊凯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收到了王源一个拥抱。

扑面而来的温暖和薄荷的清香让王俊凯当场愣在了原地。

“王俊凯~我好想你。”

清凉的声音带着软软糯糯撒娇的尾音。

“王源儿......”

王俊凯几乎是下意识的动作,伸手摸了摸王源的头。

“你怎么......”

剩下半句话还没问出口就被王源温热的唇堵住。

死了之后的王源的脑袋昏昏沉沉的,也不知道为什么,他醒的时候就躺在王俊凯家门口。

几乎是下意识的王源就敲开了王俊凯的家门。

王源抱住王俊凯的一瞬间似乎听见了王俊凯一声失而复得的喟叹,以及,下意识抱紧的动作。

王俊凯啊,冬天你不会再害怕寒冷了,我会陪你一起度过。

王源想。

我现在明白梦想的含义了。我最大的梦想就是能一直一直和王俊凯在一起,王俊凯能一直健健康康。

王源啊,我再也不会放下你去别的地方了。不管那场景多美,你才是最重要的。

王俊凯想。

——END——

评论(2)
热度(51)
© 刚好是ky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