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好是kyo

一往情深深几许,深山夕照秋雨。

你要吃胡萝卜吗(短完HE)

*胡萝卜精的俊俊×小白兔精的圆圆
*刚好今天超级粗长全文1w2
*你猜甜不甜
*ABO我已经开完车了不过有很多要修改的地方,因为没有逻辑XD

以下,正文:

00

在一个遥远而又隐秘的地方有一个名为盛世的神秘国度,神秘的凯源国度有一条名为蓝绿的广阔的大海,大海上有一座美丽富饶的夏秋岛。

夏秋岛广袤无垠,常年森绿覆盖。绿色森林被蓝色的海水包围。像温柔的巨人对可爱的小人的保护。

而在夏秋岛的茂密森林里,有分居东西两地的兔子精和萝卜精。

01

“源源~听说西边的萝卜大王又研发出了新的萝卜品种,你要去尝尝看吗?”

肥肥的小白兔从远处跑来,带来了一身青草的气息。停留在河边,对着清澈的河水发出激动的声音。

“诶?又有新品种?好诶!”

清澈见底的河水,平静的河面突然产生阵阵波浪,一只欢快地跑在河面上的兔子向着在岸边等待的兔子奔来。

小白兔落在地面上后却变为了一个可爱的少年。

“源源是不是又长高了一点?”

少年并未回答,只是稍微活动了一下刚刚化为人形尚还有点僵硬的胳臂,动作幅度不太大

“饱饱,走吧,我带你去吃萝卜。”

胖兔子闻言,伸出一只肉肉的小爪子扒住王源的裤脚试图往上攀爬,却又无力的滑落,再次尝试结果还是一样。

胖兔子的耳朵顿时耷拉下来,也不再叽叽喳喳在少年身边乱叫。

“噗嗤......”

少年看着兔子笨拙的行动,还有耷拉着的毛茸茸的耳朵,发出一声轻笑,却又温柔的弯下腰轻轻的抱起赖坐在地上兔子,并将之放在自己肩膀上。

“都怪源源长太高了啦!人家都够不到了!”

“所以饱饱你要快快长大呀。”

“不要不要!长大了源源是不是就不会抱我了!”

少年笑的眉眼弯弯的,露出瓷白可爱的小兔牙。在心底感慨兔子可爱的心思。

“诶~源源,我打听到了一个惊天大秘密,你听不听?”

缩在少年肩膀上的兔子好容易安分了一会儿仿佛想到了什么又兴奋的在少年削瘦的肩膀上跳动着。

“不听。”

“诶,怎么这样啊~”

少年脸上露出无奈的神色,轻轻把在自己肩膀上躁动不安的胖兔子抱下来,揽在自己怀里。

胖兔子被少年的胳臂禁锢住无法继续跳动,只得安安分分的缩在少年怀里。

见少年没有听他讲故事的欲望,兔子将耳朵紧紧贴在脑袋上,在少年怀里找了个最舒服的位置然后把自己蜷缩成一团睡着了。

少年看着刚刚还兴奋的说着要告诉自己一个大秘密的小兔子转眼间就睡着了忍不住轻轻笑了一声。

“傻兔子......”

兔子仿佛听到了这句话一般,在少年怀里打了个转,不满的蹭蹭,又沉沉的睡去。

02

东西方的分界线太过明显。

一边是热情似火的夏天,一边是枫叶坠落的秋天。明明是两种不同的季节,组合在一起却又相得益彰,丝毫没有违和感。

东边的小白兔王源不爱吃别的,最爱只长在西边的胡萝卜。那只被叫饱饱的肥兔子一样爱吃胡萝卜。可是明明是可种植于夏秋季节的胡萝卜却只长在终年秋季的西边。

王源倒不是没想过在这里种植胡萝卜,只是往往是才种下,草苗就死了。每次听到刚种下的种子死了的时候,王源眼底浓浓的,化不开的委屈与难受太让人心疼。

所以东边再不允许种植胡萝卜。也幸好西边的萝卜大王丝毫不介意自家种植的萝卜被人吃掉,相反的,对于自家萝卜的被认可还特别高兴。

而且,西边的首领,王俊凯——一个萝卜精,好像很喜欢邻居那只小白兔来吃萝卜。

首领都不介意,他一个种萝卜的当然没有没有什么意见了。

况且不得不说,东边的王源和饱饱,太可爱了!

不过这话私底下说说就好了,被自己老婆知道,可能会死。

总之东边那一条喜欢吃胡萝卜的小白兔靠着西边的萝卜大王供养着也乐的开心。

只不过今天去找萝卜大王却不太好运。

王源和饱饱到的时候刚好遇见西边的首领王俊凯。

萝卜精化成的人形出乎意料的好看和有气势。明明变成人形比王源大不了多少却偏偏比王源多了股子浑然天成的气势,仅仅只是负手于背后却让人心生敬仰。

饱饱眨巴眨巴黑葡萄似的眼睛,再一次跳上王源的肩头。

“诶,源源,你说王俊凯来这里干嘛呀?”

一对好看的兔耳随着兔子激动的心情不停晃动。

王源看着安分不过几分钟的兔子,轻笑着摇摇头,摸了摸兔子毛茸茸的耳朵。

“不知道。不过......我怎么感觉表情不太对诶?”

王源看着静静站在菜园栅栏旁的王俊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源源!”

萝卜大王终于发现了站在一旁的王源。

王源听着萝卜大王叫他,点点头示意自己听到了。

“你是王源?”

萝卜大王再没开口,王俊凯却突然转过身看着这对化成人形的小白兔和小白兔肩膀上一只肥胖到看着仿佛要把小白兔压倒的胖兔子这对诡异的搭配。

王源脑子慢了半拍,转了好一会儿才确定面前这个胡萝卜精是在问自己。

木讷的点点头,然后就看到面前英俊的少年向自己走来。

“你最近一次来这里是什么时候?”

来人的气势太过凌厉,王源本就因看见西边首领而变得混沌的脑子又当机了。

直到人已经在面前站定,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超过十公分王源的恍然醒悟过来,王俊凯是在问自己问题。

“就......今天啊!”

偏着头思索片刻也只堪堪得出一个没什么用的结论。

王源这句话说完,王俊凯本就蹙着眉头凑得更紧了。

而不知何时已经跳入自己怀里的饱饱,在王源温暖的怀抱里发出一声嗤笑。

“上一次来已经是半个月之前的事啦!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是七月一号。”

听到饱饱说的话王源才想起王俊凯这个问题确切的答案。

七月一号。

东边本来终年都是夏天,炎热的不可思议。入了夏之后天气便愈发炎热。河水都被太阳照射的滚烫。连最深的河底都难以待着。

唔,值得一提,王源大概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只不怕水的兔子了。

那日王源同饱饱实在受不了东边炎热的天气跑到了西边去游荡。

再想想之前从萝卜大王家拿到的胡萝卜也快吃完了就顺便去萝卜大王那再拿点萝卜。

那天之后王源便再没来过西边。

因为回去了之后发现东边的燥热难耐仿佛也不是那么难以忍受。

“中间半个月,你知道再没来过?”

“没有。要不是饱饱今天和我说萝卜大王种出了新品种我说不定依旧不会来。”

王源摇摇头,看着对面一脸严肃的王俊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又开口。

“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萝卜大王研发出的新品种,被偷了。”

王源在心底腹诽着,胡萝卜被偷了关他什么事儿。但是想想萝卜大王家的胡萝卜是最好吃的胡萝卜了,找不到小偷可能相当长一段时间都不会有新品种的胡萝卜吃了。王源可接受不了这个。

“诶......那我可以帮什么忙吗?”

王源眨巴眨巴大眼睛看了看王俊凯又看了看站在一旁不说话的萝卜大王。

“既然你这么希望......那我就满足你这个愿望。”

王俊凯一直蹙着的眉头突然舒展开来对着王源笑得眉眼弯弯。

顺便拿出肉肉的右手举起来对着王源。

王源心下了然的提起手俏皮的在王俊凯右手上轻轻拍下。

“饱饱。你先回去,告诉问一问大家最近有谁来过这儿。这个郑重的任务我就交给你啦,要好好完成呀。”

“保证完成任务!”

再次拍了拍饱饱的头,王源将饱饱从自己怀里放出来,任由饱饱撒欢似的跑回东边。

忽略了一旁王俊凯眼底的温柔。

02

“唔......丢失的新品种原来是放在哪里的?”

“就在后院里,因为还不确定种植出来会不会有什么危险,所以新品种一般都会先在后院种植。然后今天一大早起来,新品种就丢失了很多。而且都是快要进入成熟期的胡萝卜。”

回答王源的是萝卜大王。

自己的萝卜还是自己最清楚。

“你上一次看到那些萝卜是什么时候?”

“三天前。我之前几天都在亲戚家,今天早上才回来。”

“咦,那最近几天胡萝卜是怎么供应的?”

“大家都是熟人了,只会拿前院的胡萝卜,之前我也会去串亲戚,大家都知道规矩的,一直也没出什么差错。”

王源听完沉思了片刻,悄咪咪抬起头看了一眼王俊凯。

“王俊凯,和我一起去看看现场吗?”

王俊凯没有回答王源的话,只是上前握住王源的手拉着王源前往后院。

好奇怪呀......分明是和王俊凯第一次见面为什么他牵手的动作如此熟稔......而我也丝毫不想拒绝呢......

02

现场只有萝卜被挖走后留下的坑坑洼洼。

王源装模作样的围着田地饶了几圈最后一脸郑重地看着王俊凯说,“我什么都没发现。”

王俊凯“噗嗤”一声笑出来,走到王源身边揉了揉王源的头发。

“慢慢来,不急。”

“可是新品种都被人偷走了呀。”

“放心好了,新品种都配方都在大叔脑子里呢,要找出小偷不过是因为不确定食用新品种后会不会有什么危险。”

王源点点头,抬起头看王俊凯的一瞬间却被王俊凯身后那棵大叔枝丫上的一抹白色吸引。

绕开王俊凯走向大树,变回原型一跃而上又叼着从枝丫上咬下的白布奔向王俊凯。

王俊凯接到白布后,又拍了拍怀里白兔模样的王源。收到王源不耐烦的扭头,却也没有躲开王俊凯的抚摸。

“王俊凯,如果想拿回丢失的胡萝卜就来朝都找我。”

王源看了看白布上的内容,又看了看一脸凝重的王俊凯。

朝都。

盛世王朝的首都所在。

朝都离夏秋岛很远。其中要穿越过大海和王朝边缘的城市。

王俊凯拿着白布走向前院。

他从来没想过会有人来这里偷萝卜。

更加没想到对方竟然是让他前往朝都。

王俊凯有些踯躅,他不知道该不该去。对方偷了新品种的胡萝卜摆明了就是想让他过去,但是对方的意图和前路是否有危险他一无所知。

更何况人类阴险狡诈又自私自利,曾经去往人类大陆的阴暗记忆现在还清清楚楚的记着。

是只要一想到人类心底就会浮现出的刻骨铭心。

萝卜大王一直在前院等着王俊凯和王源。

在看到两人出来的一瞬间萝卜大王立刻迎了上去。

萝卜大王还没来得及说话便被王俊凯丢出的白布糊了一脸。

“我想我需要去一次朝都。”

“可是......”

萝卜大王想开口说些什么却被王俊凯堵回去。

“我不去,那人估计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王源......我不在的......”

“不可能,王俊凯。”

王俊凯一句话还没说完便被王源打断。

“说好的要一起寻找小偷,你不能把我丢在岛上。”

“如果你也离开了,夏秋岛该由谁来保护。”

“王俊凯!我又不是傻子,夏秋岛上有结界。只是这么多年从未使用过而已。”

夏秋岛上有九重天上的上神布下的结界。只是王俊凯和王源两个一同管理着小岛从未出过意外,因此结界多年来无人使用。

“我不管,我就是要和你一起去。”

王源爬到王俊凯肩膀上,气愤似的在王俊凯肩膀上跳了两下。大有王俊凯不答应就撒泼耍赖的势头。

“......先说好你要听我的。”

“成交!”

王源趴在王俊凯肩膀上伸出小爪子,王俊凯伸出右手,恶劣地停留在空中看着为了将自己的爪子按在王俊凯手掌上的王源努力的跳起来。

然后王俊凯在王源掉下去之前眼疾手快地接住了他。

“傻。”

“王俊凯!”

03

出发的时间定在三天后。

这三天的时间王源仗着自己会卖萌一直赖在萝卜大王那儿吃胡萝卜。还根据口感的好坏程度评出了个好吃的前三名。撺掇着王俊凯把他喜欢的味道的胡萝卜都带上,路上饿了就吃。

王俊凯无奈地笑笑,揉揉王源的头发,然后认命的帮王源整理好吃食。眼底的宠溺清晰可见。

王源化成原型在地上打着卷儿,转了几圈之后问王俊凯吃什么。

“我吃露水长大的。”

“......不是说只有仙女才是吃露水长大的吗?”

“谁告诉你的?像我们这种神仙都是吃露水长大的。”

“王俊凯。”

“嗯?”

“我今天才发现,你是真不要脸。”

“这么帅的脸为什么不要?”

“......”

王源看着脸上笑意满满的王俊凯,从牙根里挤出“无耻”两个字。

太不要脸了,真的太不要脸了。世上怎么会有王俊凯这么无耻的人,哦,不,妖。

三天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王俊凯和王源准备出发的时候,饱饱一蹦一跳地蹿上王源的肩膀。

“你要好好保护好我们的小岛啊。”

王源笑着拍拍饱饱柔软的毛发。

“源源要早一点回来。”

“好。”

得到王源回答的饱饱偷偷把头凑到王源脸边,把自己的两瓣唇印印在了王源脸上。

全然没看到站在王源身边王俊凯轻轻挑眉的动作。

“大家再见。”

王源朝着大家挥挥手。然后被王俊凯拉着手转身上了船。

“早点回来!!!”

会的。

一定会的。

王源在心底回答。

王俊凯看着王源逐渐红了的眼眶,有些心疼的把人往怀里带了带。

“我们很快就会回来的,相信我。”

“嗯。”

04

在大海上漂泊的日子很无聊,很难熬。

白日王源总赖着王俊凯和他一块钓鱼。但是因为船的移动往往是好几个小时都钓不来一条鱼,王源又没耐性,总是刚坐下没一会儿就开始闹王俊凯。王俊凯总是不厌其烦的把王源按着安安分分的坐在他身旁。然后看王源如同鱼儿一般挣脱他的禁锢继续投身于闹王俊凯的伟大事业。

王俊凯拿王源没辙就自己看着船划过水面时船周围荡漾起的波浪,任由王源在他身边作妖,岿然不动。

王源闹王俊凯没趣,就从包裹里翻出一根胡萝卜,盘腿坐在王俊凯身边用可爱的兔牙去啃胡萝卜。

“王俊凯你什么都不吃不会饿的吗?”

“都说了我吃露水。”

“切。”

这样的情形几乎每一天都出现。

船在修的时候便施过妖力,在海上能够自己朝着目的地前行,王源便全然不去管船前行的事儿,每日专心致志闹王俊凯。

饿了就吃胡萝卜,困了就化成原型缩成小小一团赖在王俊凯怀里睡觉。

王源也问过王俊凯为何从来不化原型。

王俊凯轻瞥了王源一下,说,“我若是化成原型,你不得把我给吃了?”

王源被堵的没话说,对着王俊凯的背影踢了一脚,在王俊凯回头之前站好,装作一副什么都没做的样子。

“哎呀,王俊凯你为什么叫王俊凯呢?”

“在我修炼成人形之前那棵前几年枯死的老槐树给我取的。”

那棵老槐树活了大抵有上万年,却没有熬过前几年的天灾。

“......对不起......”

王源知道那棵老槐树,从他一出生起那棵老槐树就在了。他去东边的时候总能看到王俊凯靠着老槐树同老槐树说话或者靠着老槐树睡觉的模样。

“那你呢?”

“嗯?”

“你又为什么叫王源呢?”

“我啊......”

王源好看的杏眼眯了眯似乎是在回忆什么。

“从我有意识起冥冥之间就有一个声音在告诉我我叫王源。可能是因为我有意识的时候是在湖边吧......”

“你记得那声音吗?”

王源似乎没想到王俊凯会这么问,闭上眼睛陷入沉思,良久才睁开眼睛,轻轻摇了摇头说,不记得了。

王俊凯在背对着王源轻轻失笑,然后继续看着波浪,和周围一望无垠的大海。眼底一片失望。

果然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约摸在海上行驶了半月之久。王俊凯和王源终于到了港湾。

港湾里王朝中心的朝都还有许久路程。

但是这个许久是对于人类来说。

对王俊凯和王源,不过是一两日的赶路而已。

快速地赶路会消耗不少力量。去了朝都会发生什么未可知,所以保留力量的必然的。

两人——说是两人也只有王俊凯一个人在研究而已。

决定第二天出发,今日找个地方先住着。

第二日再出发,每天到达一个大城市,在大城市休息一晚。

大抵四日可到朝都。

本来王朝有着飞机火车等便利的交通工具,但是王俊凯和王源两人没有身份证。

人类的身份证也好,妖物的专属身份证也没有。

盛世王朝的国王知道这个世界上除了人类还有妖物与他们共存,于是设立了妖物管理局,专门管理妖。

每一个在大陆生活的妖物都必须要拥有自己的专属身份证,并且需要遵守王朝设立的法律。

当然——所谓的法律不过是不能在人群密集的地方发动大型法术之类的。简而言之就是不能伤害人类。

大陆给每一个拥有身份证的妖物寻找适合他们修炼的地方,而这些妖物也要适时帮助他们捕捉罪无可恕又狡猾的罪人。

以此人和妖和平共存。

而夏秋岛是个岛,自古便不受国王掌控。若是想强攻,算了吧,不存在的。夏秋岛上的结界可是货真价实的由上神布下的。

因此王俊凯和王源只能靠着自己的妖力出发了。

两人决定好的的第二日出发......

并没有实现。

因为王源。

实在是。

太喜欢吃了!看到什么都要去尝一尝。

从街边的糖葫芦,到小店里的各种美食。

王源事无巨细几乎都尝了个遍。

等王源心满意足的吃完天都黑了。

然后又开始撒泼赖皮说走了一天走的累了。

王俊凯只能依着王源。

王源从浴室里洗完澡出来身上就只围了一个浴巾,在距离床一米的地方一跃而起跳上了床。

还顺便在床上打了卷儿,把被子裹在自己身上。

王俊凯坐在床边看着王源如同行云流水般干脆利落的动作有些懵的眨了眨眼睛。

王俊凯:目瞪狗呆jpg.

果然是兔子。

以前王源也不是这样的啊......

分明以前乖巧又可爱。

王俊凯洗完澡出来的时候王源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

还“好心”地分给了他一点被子。

王俊凯轻轻撩开被角躺了进去,右手不安分地戳起了王源的脸。

王源很瘦。身上的肉少的可怜。

手腕细得王俊凯用食指和大拇指圈起来还有很多空隙。

但是王源的脸又带着点婴儿肥。

脸大概是王源身上最多肉地方。

王俊凯觉得王源的脸特别柔软,戳着玩儿特别好玩。

王俊凯正对着王源的脸戳得不亦乐乎的时候王源轻轻张开了嘴,准确无误地一口叼住了王俊凯的食指。

“唔......胡萝卜......”

胡萝卜精王俊凯:(´◊ω◊`) 没有一点点防备

王俊凯轻轻把食指收回来,看着手指上的不明液体施了个咒弄干净了自己的食指。

然后用自己的胳臂轻轻环住王源的腰。

看着王源安静的睡颜,“该拿你怎么办才好呢......”

05

第二日一早两人便收拾好东西出发了。

中途经历过许多城市。

王源每经过一个城市都要去城市的小吃街扫荡一次。

是以,本来计划好的四日到达朝都硬生生被拖成了七日。

两人到达朝都的时候正是中午。

王源一停下,就嚷嚷着说饿了。

王俊凯说,你一只兔子为什么这么喜欢吃,还那么喜欢吃肉。

是的,王源作为一只兔子,不仅不怕水好特别喜欢吃肉。每一顿里面必须有肉吃,不然就在王俊凯面前闹腾。

闹得王俊凯不得不给他买。

王源手里拿着刚买的愤怒的汉堡张奋力开嘴才咬下汉堡的一小块。

王源喊着夹着肉的汉堡囫囵着说,不知道,可能是天生的。

王俊凯问王源说什么天生的,天生神胃吗。

王源嘴里嚼着汉堡白了王俊凯一眼。

王源咽下汉堡,看着王俊凯说,“王俊凯你这人咋这样呢?我不就是吃了你一点点钱吗。”

“你吃了我多少你心里没个数吗?”

王俊凯话音刚落看反应过来了不对。

“不是,这是你吃我多少钱的问题吗?”

“我不管,我跟着你出来我就要吃好喝好,不然你回去怎么跟饱饱交代。”

“这和饱饱有什么关系?我要给他交代什么?关键是王源,你看看你吃的这些除了能填饱肚子还能干嘛?又没营养。”

王源听到王俊凯这话,“啪!”一下把刚刚从门口施了个法术顺过来的海报拍在王俊凯面前。

“你看中间这个人,那长得多帅啊!你再看看他右边的这个人那长得多好看啊,是吧。”

“然后呢?”

王俊凯盯着那张海报,除了觉得右边的人长得和王源挺像以外其他什么都看不出来。

“啧,反正长得好看就是真理。”

见和王俊凯说不通,王源又“咻!”一下把海报收了起来,继续吃汉堡。

所有现在经过KFC的人都能看到一个有着桃花眼的男子满眼温柔地看着对面那个吃的一脸幸福的有着圆润的杏眼的大男孩儿。

这一幕,也被一个一直躲在阴影里的人默默注视着。

06

两人在朝都待了三天,没有小偷的任何消息。

王俊凯觉得不能再这样坐以待毙下去了。

大大咧咧躺在床上吃吃吃的王源换了一个姿势吃吃吃,然后听到王俊凯说要主动出击的时候,抬眼看了王俊凯一眼。

“你知道人家在哪吗你就说要主动出击?”

王俊凯暴击×1

“退一万步讲万一人家比你厉害呢?”

王俊凯暴击×2

“再说了这是在朝都你要是用法术国王不得立刻来派人收了你啊?”

王俊凯暴击×3

“所以王俊凯你还是和我一快儿吃东西吧。”

王俊凯暴击×N

“王源你能不能有点出息?”

“小爷我就是这么丧怎么了?!”

“你看看你才来几天就跟着学坏了!”

“我乐意你管我!”

王源心里可气了,我丧文化博大精深你懂什么呀,而且我明明说的都是事实你凭什么骂我。

王俊凯心里也气,我为了抓个小偷到处颠簸,一路还得照顾着王源这小祖宗我容易吗我,还分分钟给我一心理攻击。

王源气不过收拾收拾自己的形象直接出了门,临走还不忘把门关得震震响。

王俊凯也在气头上任由王源出去也没追他。

王源独自去了公园。

王源白天跟着王俊凯来过公园,公园的风景很好。

靠!又想王俊凯干嘛。

这的风景即使是晚上看也依旧美好。

王源随意找了一个长椅坐着。

晚风习习,此时已过立秋,夜晚的温度极低。

王源只穿了一件短袖就跑出了门。此时冷得生了鸡皮疙瘩。

现在怎么办?

王源自己问自己。

回去?

王俊凯估计还在生气,回去看他脸色吗?

王源低着头,前后晃了晃自己的脚。

可是好像本来也是自己的错。

不管了不管了,你源哥能屈能伸,冻死在这儿更不值。那一点点脸面能和你源哥的生命比吗?那显然是不能。

所以还是回去吧。

回去给王俊凯道个歉服个软,王俊凯一定舍不得骂自己的。

王源想着,从长椅上站了起来。还没走出一步便觉得后颈一阵疼痛,再然后便不省人事了。

在酒店的王俊凯从王源离开半个小时之后就开始后悔。

王源不认识路。

他才来朝都几天,又从来不研究地图,万一乱走丢了怎么办?

施了个法术定位了一下王源,看到王源在公园的时候松了一口气。

幸好没乱跑。

可是所有的庆幸在十分钟之后被打破。

他找不到王源了。

法术无法定位王源的位置。

等到王俊凯施法到公园他刚刚定位到王源的位置的时候只剩下长椅缝里夹着的纸条。

“王源在我这里。”

落款是威廉王子。

古德王子,国王最宠爱的小儿子。

王俊凯捏紧了拳头。这么多年了还不死心吗?

自己分明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07

第二日,王俊凯站在了古堡大门口。

门口的士兵穿着制服已经长枪拦住了王俊凯。

“去告诉你们古德王子,王俊凯来了。”

士兵你看我我看你,最后为首的士兵随意指派了一个人去通报给他们尊贵的王子殿下。

剩下的士兵仍旧拿着长枪指着王俊凯。

王俊凯冷漠地看着士兵。

出乎士兵意料的是古德王子竟然亲自来了。

来迎接一个平民?

“你们在干什么?都给我把武器放下!”

古德王子看到士兵们的动作,发出了命令。

士兵听话的把武器放下,对着古德王子尊敬的行礼。

而他们的王子殿下仿佛没有看到他们一般径直走向王俊凯。

“小凯你来啦!”

古德王子伸手想拉住王俊凯,却被王俊凯一把甩开。

“王源在哪?”

古德王子的脸色白了白。

“小凯这是第一次我这样叫你你没有拒绝我诶!是不是......”

“我再说一次王源在哪。”

古德王子的脸色已经变得惨白。但还是撑着笑容看向王俊凯。

“小凯,这么多年没见,你还是一样。”

“你们也一样。不变的恶心。你这人怎么光长个子不长智商呢?”

“小凯......”

“伟大的王子殿下是想站在古堡门口出尽洋相让人看尽笑话吗?”

“小凯你是关心我的对不对?!你这样一定是关心我的。”

“尊贵的王子殿下。请你不要碰到我身上任何一个部位。”

古德王子终于不再说话。

“古德王子。如果我没看错这是你的寝宫。而我,只想去见国王殿下。”

古德王子深吸一口气。

“父王正在忙,你在这等一会儿父王忙完了我会找人去通报的。”

“不用了,你国王在哪我直接在门口等着。”

古德脸色已经不能用惨白来形容了。

但是王俊凯态度强硬,古德只能硬着头皮带他去国王的寝宫。

“父王。”

古德王子敲门走进来国王的寝宫,对着坐在桌边的国王行了一个标准的皇家礼。

王俊凯看着这对父子仍旧是一脸冷漠。

“尊敬的王俊凯殿下......”

“直说好了,什么条件,放了王源。”

国王一句话还没说完便直接被王俊凯打断。

本来对于这种忽略皇家尊严的人国王应该严惩,可自家小儿子对王俊凯可以说是迷恋......更何况......

“三天后,和古德结婚。”

王俊凯隐藏在长袖里的拳头握紧。表情更加冷峻。

“小凯你要是不愿意......”

“我答应你们。”

冰冷的,不带一丝温度的话从王俊凯嘴里吐出。

“希望你们不要食言。”

说罢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08

王俊凯不是第一次见到这个古德王子和国王了。

第一次见面是十年前。

那时候夏秋岛只由王俊凯守护着。

那时他有一个喜爱的宠物。

千百年都无人前往的夏秋岛第一次有了人的到来。

那时国王还很年轻,古德王子还只是个十来岁是小孩儿。

王俊凯起初是欢迎的。

但是他们在夏秋岛住了七天后王俊凯就想把他们赶出去了。

先不说他们在岛上四处游走惊扰了多少需要静心修炼的妖怪,就古德王子一个人就能把王俊凯烦死。没日没夜地缠着王俊凯,他不累,王俊凯却累。

但是两人在岛上并未坐出什么太出格的事儿,王俊凯想想也就算了。

前提是那件事情没有发生。

现在回想起那件事,王俊凯现在回想起来都恨不能杀了那两人。

但是......

王俊凯不想过多的去回忆这件事情,轻轻叹了一口气,走出了古堡。

王源再一次醒来是在一个类似监狱的地方。

王源醒了之后看到的第一个人是穿着狱卒服,拿着一个苹果在那啃来啃去的人。

“哟,你醒了啊?”

王源眨了眨眼睛。

“不是,诶,我说你这看着也不想是犯了大事儿的妖啊,怎么国王要把你关在这儿?”

之所以说王源不像犯事儿的妖,是因为这孩子警惕性太低了。自个儿在他身后跟了他一个多小时了都没发现自己呢。

“这是哪?”

“监狱啊。还是专门看守重犯的那种破地方。”

“那你也是妖吗?”

“你该不是傻子吧?”

“啊?”

王源很明显没反应过来,这人怎么还没说几句话呢就说他是傻子呢?

“我身上的妖气你闻不出来吗?”

王源有些尴尬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头。

“我也......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事进来的啊......”

“诶,不是吧,你自己犯了事儿自己都不知道啊?”

“你怎么那么多话?”

“得得得,你休息,你休息。这监狱没什么别的好,就是伙食好。”

那妖怪好容易安静点,结果没两分钟又开始在王源耳边絮絮叨叨。

“我知道你叫王源,我叫悠游,一个活了一千年的老狐狸了。”

“你怎么知道我叫王源?”

“就是我把你捉回来的呀。我欠那国王一个人情,现在算是还清了,不过他也没告诉我你做了什么事儿。”

“......”

王源选择闭嘴眼睛睡觉。

09

悠游一直在监狱里守着王源。无聊没事儿的时候就给王源讲讲当日的重要新闻。

“诶诶,王源,没有国王的小儿子古德王子就要结婚了。听说另一半是来自夏秋岛的......”

“来自哪?”

王源本来兴致缺缺地蜷缩在一个角落,突然坐起了身,直愣愣地看着悠游。

“夏秋岛啊!你不会不知道夏秋岛吧,那可是......”

“我知道。我就来自夏秋岛。”

王源忍着心中的颤动,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静得不能再平静。

“那你应该认识他呀,叫王俊凯。对,和你一个姓来自。”

果然......王俊凯......说好的要一起回去你却在半路就丢下我......

“诶,对了王源,国王说,明天你就能离开了。”

王源有些恍惚地听到这句话。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

心脏不自然的收缩,钝痛一阵一阵袭来。

好像有什么东西自己遗忘了。

甚至在那被忘却的声音之前。

第二日一大早,王源在监狱里都听到了古堡的乐曲的声音。

“悠游。”

“嗯?”

“我能不能出去看看他们的......婚礼。”

王源低下头,攥着自己的衣角。

“唔......国王说今天就能放你离开,那早晚都没问题吧应该......”

“那,谢谢你了。”

整个监狱的守卫估计都出去看婚礼去了。

悠游带着王源到达现场的时候婚礼已经进行了小半。

婚礼是按照中式办的,大抵是考虑到了王俊凯活了两千多年的身份,礼服都是清一色的汉服。

大红色的喜袍刺得王源眼睛生疼。

王俊凯站在红毯的最那头,王源站在最外层看着王俊凯。眼泪不自觉,一颗一颗地往下落。

突然王源对上了王俊凯的目光。

王俊凯的表情明显愣了一下。

嘴唇蠕动着。王源依稀能分辨出那两个字。

“yuanyuan.”

是......在叫我吗......

王源就那么静静地和王俊凯对视,直到王俊凯的眼神变得惊恐,并且不顾古德王子已经走到一半的红毯向王源奔来。

仿佛有破风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王源朝那边看去只看得见一枚子弹射向了自己。

“噗呲!”

有什么刺入血肉的声音传来。

王俊凯的动作突然停住了。

王俊凯突然想起十年前也是如现在一般。

苍穹仿佛被血液染成鲜艳的红色,面前的人嘴唇还在一张一合仿佛说些什么,然后倒在了巨大的血泊之中,像以前一样温柔的微笑着,最后带着温柔的笑意闭上了眼睛。

那一场王俊凯没有看清没能听清他说了些什么。

这一次王俊凯终于看清了王源的口型。

他说,好喜欢你啊,王俊凯。

王俊凯的眼泪猝不及防地落下,我也......好喜欢你啊王源。

手指对着子弹飞来的方向凌空一点。

远处仿佛有人的尖叫传来。王俊凯眯着眼睛看向远处。衣服上一抹红色的勋章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呵。军队的人。

王俊凯身上的红袍不知何时变成了一身绛紫色的长袍。

“吾以天界上神的名义起誓。从此以后夏秋岛与盛世王朝再无半分瓜葛。盛世王朝世世代代的国王不得好死。”

话音刚落王俊凯脚底一道光出现,等到人们再反应过来王俊凯已经抱着王源回到了夏秋岛。

国王和古德王子颓败地瘫在地上。

他们没想到王俊凯竟然是九重天上的一位上神。

杀死王源的人是他们派出去的。

悠游性格开朗王子结婚这种大事肯定会和王源说。

王源若是听到这个消息要来,便会有人开枪射杀王源。若他不来,便放他离开朝都。

结果王源不仅来了,并且一来就吸引了王俊凯的注意力,国王还来不及给枪手放弃开枪的指令王源就死在了子弹之下。

10

夏秋岛还是原来的夏秋岛。

王俊凯抱着王源的尸体回到夏秋岛的时候发现大家都在海边等待着。

就连常年修炼的妖精都在。

“源源!”

饱饱看到突然出现的王俊凯和王源第一个蹦上前。

“你们......”

“放置王源残魂的护灵珠突然亮了。王源的灵魂收集齐全了,但是我们大概也知道......他的身体......”

“灵魂还在就好。他以前的身体我为他保存着。”

“只是......王源的灵魂经历过破碎和重组,灵魂力量已经极其虚弱了。”

“没事儿。我研究出的新品种有增强人灵魂能力的功效,给源源吃了就好。”

说话的是萝卜大王。

“多谢了。”

萝卜大王摆摆手。

第二日,准备就绪的众人成功复活了王源。

王源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抱住王俊凯。

豆大的泪水“啪嗒啪嗒”一颗一颗地往下掉。

“唔......王俊凯......”

“我在。”

“你以后不能不要我。”

“不会的不会的。”

“对你不好的人都直接杀死不要留余地。”

“他们都会受到报应的。”

“王俊凯......我爱你。”

“我也爱你。”

轻轻在王源唇上触碰了一下,王俊凯就迅速放开了王源。

“源源,你的灵魂力量还太虚弱也不稳定,所以大概这一个月的时间你都要吃萝卜大王新研发的胡萝卜了。”

“我!不!要!我!要!吃!肉!”

“驳回!你一只兔子吃什么肉!”

“我不管!我是神仙不是兔子!”

“驳回!”

11

王源确实是个神仙,不过只是仙界的一个小仙而已,被天帝派给王俊凯,帮王俊凯处理一些小事儿。

王俊凯这位上神,放着九重天舒舒服服的府邸不待非得去一个除了妖一点活物都没有的岛待着。

王俊凯那时候有一只宠物。

每一天他们的生活都恬淡又宁静。

直到那几个人类的到来。

到来的人类里有一个小屁孩,那模样一看就是喜欢王俊凯。

王俊凯和王源心里都清楚国王来这不过是想拥有这快富饶的大地。

王俊凯跟着他耗。

但是王源跟那小孩儿耗不住。

赌气爬上来夏秋岛最高的山。

一边咒骂着王俊凯只顾和那小屁孩玩都不搭理他了,一边想着小屁孩什么时候走。

那小孩儿对王俊凯的喜欢是真的,但是国王想的就只是如果王俊凯同他儿子结了婚那么夏秋岛就会是他的领土,他想怎么支配就怎么支配。

王源正想着,一个没注意就被那小屁孩推下了山崖。

恍惚间王源听到了那个小屁孩说的话,“谁让小凯哥哥那么喜欢你,你不死他怎么能跟我回去呢?”

王源仿佛还看到了王俊凯。

“好喜欢你呀......王俊凯......”

用尽最后一点气力说出这句话王源就失去了意识。

再次醒来是在河边,自己变成了一只兔子。

脑海里有一个声音冥冥之间告诉着自己,我叫王源。

水源的源。

——END——

评论(12)
热度(152)
© 刚好是kyo | Powered by LOFTER